eToro分析师:Bakkt糟糕表现是币市暴跌原因之一

huoxing 发表了文章 ? 18 小时前 ? 来自相关话题

9月25日,北京时间今日凌晨2点40分左右,比特币价格骤然下跌,1小时内下跌近9%。此后比特币跌势继续,一度跌破8000美元至7800美元位。

比特币下跌引发加密资产市场全面暴跌。市值前十币种中除稳定币USDT外,24小时跌幅均超过10%。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媒体Crypto Briefing统计称,自9月23日Bakkt正式开放比特币其货币交易以来,加密资产市值下降近14%。

2018年推出至今,Bakkt一直是市场最受期待的项目之一。然而,一系列监管拖延使得Bakkt的比特币期货开盘时间推迟了9个多月。

但投资者仍希望Bakkt将吸引更多买家购买加密资产。作为纽交所母公司洲际交易所(ICE)旗下子公司,加密资产投资者认为,一旦实现制度上友好的投资方式,主要金融玩家最终投身加密资产市场。

eToro高级市场分析师Mati Greenspan解释称:“机构入场是推动今年上半年加密资产牛市的主要原因。”Bakkt的推出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但它也引发了市场炒作,推高了资产价格。

据统计,Bakkt首日交易71枚比特币期货,远远低于外界预期。

Greenspan补充道:“Bakkt比特币期货成交量至今一直低迷。投资者期待它带来与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上线首周相似的成交量,但这种情况没有出现。于是,投资者开始大量抛售。”


后市如何变化?


很大程度上,加密资产此后走势依旧取决于投资者抛售的极端程度。过去几周,比特币一直处于窄幅波动状态,今日大幅下跌很可能引发一连串事件,最终导致市场大崩盘——2018年11月即是如此。

但Greenspan认为还有希望。他在报告中写道:“风险不对称一直是对冲基金经理看中比特币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在市场大幅下跌之际,一些对冲基金经理可能会趁机入场“扫货”。

虽然投资者对Bakkt的失望情绪导致加密资产市场遭遇大幅下跌,但它也可能成为市场的催化剂,促使市场对加密货币的兴趣发生反弹。Greenspan表示,这可能会推动Bakkt在内的加密资产平台被全面采用。


文 | 杜会堂 查看全部
1569367713341368.jpg


9月25日,北京时间今日凌晨2点40分左右,比特币价格骤然下跌,1小时内下跌近9%。此后比特币跌势继续,一度跌破8000美元至7800美元位。

比特币下跌引发加密资产市场全面暴跌。市值前十币种中除稳定币USDT外,24小时跌幅均超过10%。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媒体Crypto Briefing统计称,自9月23日Bakkt正式开放比特币其货币交易以来,加密资产市值下降近14%。

2018年推出至今,Bakkt一直是市场最受期待的项目之一。然而,一系列监管拖延使得Bakkt的比特币期货开盘时间推迟了9个多月。

但投资者仍希望Bakkt将吸引更多买家购买加密资产。作为纽交所母公司洲际交易所(ICE)旗下子公司,加密资产投资者认为,一旦实现制度上友好的投资方式,主要金融玩家最终投身加密资产市场。

eToro高级市场分析师Mati Greenspan解释称:“机构入场是推动今年上半年加密资产牛市的主要原因。”Bakkt的推出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但它也引发了市场炒作,推高了资产价格。

据统计,Bakkt首日交易71枚比特币期货,远远低于外界预期。

Greenspan补充道:“Bakkt比特币期货成交量至今一直低迷。投资者期待它带来与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上线首周相似的成交量,但这种情况没有出现。于是,投资者开始大量抛售。”


后市如何变化?


很大程度上,加密资产此后走势依旧取决于投资者抛售的极端程度。过去几周,比特币一直处于窄幅波动状态,今日大幅下跌很可能引发一连串事件,最终导致市场大崩盘——2018年11月即是如此。

但Greenspan认为还有希望。他在报告中写道:“风险不对称一直是对冲基金经理看中比特币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在市场大幅下跌之际,一些对冲基金经理可能会趁机入场“扫货”。

虽然投资者对Bakkt的失望情绪导致加密资产市场遭遇大幅下跌,但它也可能成为市场的催化剂,促使市场对加密货币的兴趣发生反弹。Greenspan表示,这可能会推动Bakkt在内的加密资产平台被全面采用。


文 | 杜会堂

《财富》专访:Bakkt会帮助比特币成为主流吗?

8btc 发表了文章 ? 2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9月22日,旨在将比特币改造为全球投资经理人的主流投资品种的产品将上线。当全球最大的商品交易市场之一的ICE期货美国交易所于当日美东时间晚上8点开放交易时,它将提供Bakkt每日和每月比特币期货,这是有史以来在联邦监管下交易所交易的第一笔实物交付的加密货币合约。

如果交易所按计划进行,它将为机构投资者提供一个安全、受到良好监控的交易场所,用来交易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加密货币—比特币。这同时可以帮助缓解比特币波动性和可信赖性的问题,这些问题使比特币无法被更广泛地使用。Bakkt交易所将大大提高了比特币作为资产的合法性。

有了Bakkt期货,交易这些合约的捐赠基金或证券公司不仅能够通过ICE清算体系的支付渠道付款,还能通过ICE清算体系确保购买的比特币能够交付。这套ICE清算体系已经在为全球石油巨头交易石油合约提供清算服务。他们新购买的代币将存储在一个超级安全仓库中,这个代币安全仓库和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保管体系一样,是由同一团队管理,有着同样的网络安全保护措施。

Bakkt致力于将传统与颠覆结合起来、让传统大牌资产管理公司入场拥抱加密货币。

Bakkt之所以能做到如此,是因为它背后的大股东洲际交易所(Intercontinental Exchange ICE)的“背书”。ICE是拥有纽约证交所的520亿美元市值交易巨头,同时ICE还拥有全球最大的ETF交易平台:纽交所ARCA;ICE美国期货交易所,全球农产品市场的主要参与者之一;ICE欧洲期货交易所,全球油价的主要基准布伦特原油合约的所在地。Bakkt是ICE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夫?斯普雷彻(Jeff Sprecher)的创意。杰夫?斯普雷彻长期以来一直带领ICE引领大型交易所从由喧闹的线下经纪人主导的公开喊价场所向当今电子市场转变。

Bakkt的首席执行官是凯利·洛夫勒(Kelly Loeffler),她是斯普雷彻在ICE工作了17年的高层伙伴(同时也是斯普雷彻的妻子)。Bakkt于2018年8月隆重亮相,ICE牵头的一批投资者和合作伙伴,迄今已投资1.825亿美元。其中包括微软(Microsoft)风险投资部门M12、对冲基金Pantera capital、亿万富翁基金经理艾伦?霍华德(Alan Howard)和星巴克(Starbucks)。

最初预计交易将于去年12月开始,但是事实证明该时间规划过于乐观。联邦政府在12月和1月关闭,推迟了与Bakkt主要监管机构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会谈。据报道,CFTC还花了一些时间来考虑是否监督数字资产的保管,但到目前为止,它还没有公开承诺承担这一监管角色,这些进一步延长了批准程序。与此同时,Bakkt的喧嚣退去,而Facebook和Visa等知名财团计划创建一种名为Libra的全球加密数字货币的消息占据了新闻头条。

现在,Bakkt又回来了。尽管存在延迟,但其产品将击败Libra,并将在LedgerX和ErisX计划的竞争期货合约落地之前开始交易。

Bakkt于6月份获得了CFTC的批准,并于8月16日,纽约州金融服务管理局(New York State Department of Financial Services)授予它成立一家信托公司的牌照、作为其托管工具的那一刻,Bakkt清除了最后的障碍。在过去几天中,Bakkt的斯普雷彻(Sprecher),洛夫勒(Loeffler),首席运营官亚当怀特(Adam White)和其他高管接受了《财富》杂志(Fortune)的独家采访,其中还包括了在亚特兰大郊区ICE总部的一座玻璃立方体办公楼内的面对面访谈。

?
使比特币更受欢迎
?

Bakkt的高管们强调,他们的直接目标是让比特币与黄金和私募股权一样,成为一种受欢迎的另类投资品种。但未来的最终目标是实现一个有效、受监管的数字货币市场,从咖啡到机票改变我们支付一切东西的方式。

“在我们的交易所上交易的基金经理向我们表明,他们不想在现有不受监管的市场中进行交易,他们希望在纽交所的层面上得到从头到尾的联邦监管,以确保比特币交易的安全性,”Bakkt的CEO洛夫勒(Loeffler)说。COO怀特(White)补充说:“例如,养老基金正在向另类投资领域多元化。受监管的比特币期货可能是他们投资方向的一部分,因为比特币与股票和债券以及其他诸如黄金的另类投资品具有不同的相关性”。

一旦对冲基金,家族理财机构以及嘉信理财(Charles Schwabs)或美国TD证劵(TD Ameritrades)这一类的证券公司接受了比特币,Bakkt合约中巨大的交易量就会令投资者和潜在用户感到恐惧的价格波动变得平缓,从而创建稳定、可信赖的数字货币。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不难想象Bakkt会为个人用户购买比特币开发一款应用程序。Bakkt尚未公开其面向个人的计划,但承认其与星巴克的合作关系预示着未来类似的宏伟计划。Bakkt还正在与其他希望使用数字货币支付的消费品牌进行洽谈。毕竟,信用卡公司和银行从商户那里收取的高额费用,这种情况迫切需要得到改变,而ICE CEO斯普雷彻(Sprecher)在加快一系列交易的速度和降低交易成本方面是大师。

Bakkt与星巴克的合作关系促使人们猜测,该交易所可以帮助加快零售中比特币的使用。

斯普雷彻(Sprecher)告诉《财富》杂志,就目前而言,资产管理者是否将对比特币浓厚的兴趣转化为实际购买行动尚无定论,这让本次期货上线产生了悬念。

他说:“这还不是真实的交易需求,目前只是强烈的好奇心。”他继续说:“从某种意义上说,财富管理机构想成为这列比特币火车的领导者,而不是被排除在外。每天的新闻都在报道比特币价格上涨或下跌的情况,但在其背后,我们看到的是一些有经验的人在比特币价格无直接关系的基础设施和合规牌照申请上有所作为。财富管理机构不会使用这种基础设施,除非我们能以合规合法的方式构建比特币火车运行的轨道,否则就不会获得真正的全球认可。”

斯普雷彻(Sprecher)指出,Bakkt的华尔街潜在客户需要数周或数月的时间才能判断其产品是成功还是失败。他说:“这就像是开幕仪式的夜晚,每个人都很紧张。”

?
减轻监管的恐惧
?

斯普雷彻(Sprecher)所描述的“类似登月般的壮举”是否成功取决于Bakkt所押注的传统监管能否充当将资金管理者引向比特币的桥梁的作用。

很容易理解为什么捐赠基金和养老基金将加密货币世界视为危险的领域。简而言之,该行业缺乏类似于保护美国证券和商品期货市场的统一、严格的联邦监督体系。加密资产管理公司Bitwise的最新研究发现,数字货币交易所中95%的交易都是欺诈性的,这意味着它们被设计成虚高的数量或价格,而不是为想要真实买卖比特币的客户之间的合法交易而设计。在欺诈行为中,有“假装交易”行为,即交易者无意购买,而是输入虚假命令操纵价格。为数字资产提供保管和保险的公司KN?X的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达斯卡洛夫(Alex Daskalov)说,“数字资产的盗窃和丢失在行业中十分猖獗,因此负责的受托人很不愿意参与其中。”

美国当局已将比特币视为“商品”,因此它属于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U.S. 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 CFTC)的管辖范围(而不是监管证券的证券交易委员会)。但CFTC目前还没有授予经营“现货”大宗商品市场的许可证,这些市场交易石油、大豆或货币期货,最后都以现金清算交割。正如CFTC名称所示,CFTC的管辖范围是大宗商品期货,这是一种衍生品合约,这合约最终规定了炼油厂未来向原油卖家付款的多少,以便在未来某个日期交货。

(目前,比特币期货已经在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交易,但与Bakkt每日和每月期货不同,这些期货不用于购买和出售比特币实物。CME期货以现金而非比特币代币结算,结算的价格是基于比特币现货市场的综合价格指数)

除了这些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的期货之外,加密货币还一直在现货市场上交易,这些市场不属于联邦规定下合规的“交易所”范畴,在大多数情况下,加密货币交易所持有由其注册地所在州颁发的货币转账许可证。与CFTC对期货交易严格而统一的标准相比,投资公司显然不太放心这些交易场所的既分散又不成熟的监管。超过200个加密数字货币平台主导着交易,每个平台都有自己的价格。因此,比特币没有一个明确的、集中的价格。

这正是Bakkt想要提供的比特币定价标准。

在CFTC监管的期货市场(例如ICE US Futures)中,只有作为交易所会员的经纪商和期货委员会会员才被允许交易。这些成员的交易记录和资本储备由交易所仔细审核,审核工作由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监督。这些交易成员公司也是清算机构的成员(在ICE美国期货的交易成员同时为ICE美国清算组织的成员),买卖在成员之间进行付款结算,并保护参与者免受损失。对于在交易所交易的任何合同,如果买方未能付款,则清算所会强制执行旨在使卖方完整免收损失的协议。比如生产商购买了石油或大豆合约,而卖方违约,则清算所会安排偿还买方。期货清算所也由CFTC进行许可和监督。

Bakkt的妙招是创建了一种期货合约,其交易方式类似于现货合约。通过购买每日期货,购买者的账户将在当天收到比特币实物,就像在现货交易所一样。不同之处在于,Bakkt产品具有CFTC监管下严格的交易和清算能力,同时具有使用保证金加杠杆的突出优势,这点投资人特别重视。Bakkt月度比特币期货将推出12个月的比特币期货合约。

Bakkt可能很快就会面临大量竞争。LedgerX和TD Ameritrade 支持的ErisX,这两家着名的加密货币交易公司,已经获得CFTC认可,成为合规的的“指定合约交易市场”。他们计划推出与Bakkt合同竞争的实物交付比特币合约。

?
托管是关键
?

那么Bakkt的优势是什么?Bakkt相信,大客户对ICE的信任将延伸到它的控股公司,并且利用ICE的技术将会为存储数字资产创造一个超级安全的保险库。

保护股票、债券和商品(例如黄金)免遭盗窃的行为被称为“托管”,无法攻破的保护对于加密货币尤其重要。如果比特币从主人的钱包里发送到错误的数字地址,则接收者会得到一个私人密钥,那么意味着接受者拥有了这些比特币——主人没有任何办法拿回他们的数字货币。同样,任何人也无法从侵入钱包的窃贼那里取回比特币。

重要的是要认识到CFTC在历史上没有监管托管业务。诸如石油期货之类的合同要么以现金结算,要么将原油或玉米运到买方的仓库;金银存放在银行或第三方经常拥有的大型金库中。许多数字交易平台提供托管服务,但很少机构能满足资产管理公司的严格要求成为“合格的托管人”。只有少数几家运营商例外,它们从纽约州、南达科他州、内华达州和怀俄明州等四个州之一获得信托银行执照。在这些州执照下运营的托管必须满足严格的资本要求,以及反洗钱(AML)和了解客户(KYC)的安全协议。Bakkt根据纽约州信托银行牌照运营,其竞争对手Gemini(由泰勒(Tyler)和卡梅伦?温克沃斯(Cameron Winklevoss)经营)和Coinbase也将托管权设立为纽约信托。

ICE不提供证券或大宗商品的托管。但它使用强大的欺诈检测工具来保护其交易所的交易并保障进出其结算所的付款。ICE部署在名为Bakkt Trust Co. 清算中心的网络安全可靠程度,不亚于ICE旗下的纽约证交所。除非客户希望将代币从Bakkt Trust转移到竞争对手的站点进行存储,否则比特币从一个客户转移到另一个客户的过程全部发生在Bakkt托管库内。如果客户A卖给B100个代币,交易将在ICE美国期货系统进行,随后的交割Bakkt只需通过中心托管系统,增加100个比特币到客户B的账户,同时减少A账户100比特币,然后通过ICE Clear US将现金引导至A 现金账户。

比特币就像一堆木材一样,从家庭装修仓储连锁店Home Depot的一个分店移动到另一个分店,但从未离开过其仓库体系。由于所有交易都在内部中心化的帐上结算,比特币期货交易避免在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上运行,防止发送到错误的地址的可能。这就像将现金从的自己的一个账户转到同在一家银行下、自己的另一个账户一样方便安全。

在ICE的帮助下,Bakkt还为比特币离开托管仓库制定了坚如堡垒的保护措施。Bakkt仓库中的绝大多数比特币都存储在所谓的“冷库”中。要离开仓库,比特币必须从冷库转移到“热库”,然后通过互联网上的电子转账转出。“热库”已连接到互联网,因此可以将比特币从Bakkt信托银行发送到另一家交易所或钱包。冷库将比特币存放在与网络断开连接的最安全的保险库中。

在这过程中,没有任何步骤是自动获得批准。为了使比特币从冷存储到热存储,Bakkt或ICE的两个或多个部门中的多人必须在规定的网络安全流程中签字。这些安全流程一直被用于保护从石油到ETF交易的所有交易产品。除此之外,还需要安全团队其他几个成员的批准,以及身份验证等其他专有流程。。ICE和Bakkt现在已经成立联合团队专门负责处理这些签核工作,随着交易的开始,这些团队的级别和重要性会逐渐显露出来。

?
资金经理会接受比特币吗?
?

洛夫勒(Loeffler)说,资产经理告诉她,如果比特币足够安全的话,它可能是平衡投资组合的福音。洛夫勒表示:“比特币的波动性目前对个人交易者是一个很大的负面影响,但对机构投资者而言却不是。很多基金投资大宗商品作为另类投资但是他们的价格波动性很大。石油和咖啡价格忽上忽下,经常是剧烈波动。”她指出,比特币是终极的特立独行者,它的价格峰值和低谷与股票、债券、黄金和房地产的趋势无关。尽管比特币存在波动性,但在过去10年里,比特币的总收益超过了竞争对手。从理论上讲,比特币应该在另类资产篮子中占有一席之地,这些资产是大型,多元化投资组合的主要组成部分。

谁最有可能接受比特币? 洛夫勒(Loeffler)预计面向个人的证券经纪公司将采取大量行动购买比特币,部分原因是千禧一代和x一代渴望持有比特币并把它作为一种投资。她表示:“经纪人一直在寻找吸引新客户的优势,而提供比特币可能具有很大吸引力。”对于基金经理,洛夫勒(Loeffler)认为最有可能的买家是大学捐赠基金和养老基金:“他们通常是采用新投资理念的最前沿者。”

在过去,通常只有加密货币的对冲基金是敢于冒险的、数字资产的主要机构投资者。Bakkt的崛起很可能会吸引更多对冲基金公司的参与。例如,就在本周,管理亿万富翁基金经理,Bakkt股东艾伦·霍华德(Alan Howard)的个人加密货币投资组合的公司Elwood Asset Management宣布,它计划将资金投入多种数字对冲基金,为机构投资者创造10亿美元的投资组合。

比特币ETF或共同基金(比如Vanguard或美林)又如何呢?他们不太可能很快实现。由于持有比特币的ETF或者共同基金是证券,而不是大宗商品,它们将受到SEC的监管。SEC曾多次告诉申请人,目前的比特币交易没有受到足够的监管。SEC特别指出,比特币没有中央交易所设定的价格,因此很难为新发行的证券设定可靠的定价。另一方面,如果Bakkt获得巨大的交易量,它最终可能像ICE现在为布伦特原油那样,设定一个全球基准价格。在这种情况下,SEC也许最终会同意,将资产管理公司在ICE Futures U.S.上购买的比特币打包成etf和共同基金对外公开发行。

?
使用加密货币购物
?

Bakkt与星巴克的合作关系导致人们猜测其最终目标是将比特币带入零售支付领域。这一点得到了洛夫勒Loeffler和斯普雷彻Sprecher证实,商家支付的高额费用是他们喜欢攻击的目标。如今,全球消费者每年在其信用卡上购买的商品达到了惊人的25万亿美元。据报道,处理这些付款的机构,尤其是信用卡供应商和银行中介机构,向零售商收取的平均费用为2.4%至2.5%。信用卡公司将部分“交易费”以现金返还给消费者,或以航空里程、酒店积分或其他旨在建立忠诚度的奖励方式返还给消费者。

商家希望能够控制这些资金,自行设计奖励计划,而不是向顾客提供他们可能永远不会使用的里程或积分,商家也希望不用将他们与支付中介的品牌绑定在一起。零售商有能永远不会接受比特币支付。但千禧一代和x一代对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他们是数字原住民,他们中的许多人从来没有离开手机生活过。如果可能,他们通常更愿意用应用程序支付,而不是使用信用卡。

如果Bakkt成功地释放了比特币的机构交易量,这些代币可能会扮演一个新的角色,即成为一种流动性很高的替代货币。手机上装有Bakkt应用程序的人可以很容易地使用比特币从商家那里购买商品。Bakkt负责将比特币转换成美元,这样商户就永远不会接触到比特币,只会看到传统货币。专家比较了通过比特币和信用卡支付的交易成本后发现,前者可以将目前的交易费用降低75%左右。商家可以利用这些节省下的交易费来降低价格,或者设计自己的奖励方案,以扩大20多岁的粉丝队伍。

实现这种“追星摘月的”愿景的前提是当前“探月计划”发射升空成功。一起等待倒计时吧。


原文链接: https://fortune.com/2019/09/20/bitcoin-futures-bakkt-launch/
作者:肖恩·塔利(Shawn Tully)翻译:蔡凯龙 Cindy黄 查看全部
201909221451323756.jpeg


9月22日,旨在将比特币改造为全球投资经理人的主流投资品种的产品将上线。当全球最大的商品交易市场之一的ICE期货美国交易所于当日美东时间晚上8点开放交易时,它将提供Bakkt每日和每月比特币期货,这是有史以来在联邦监管下交易所交易的第一笔实物交付的加密货币合约。

如果交易所按计划进行,它将为机构投资者提供一个安全、受到良好监控的交易场所,用来交易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加密货币—比特币。这同时可以帮助缓解比特币波动性和可信赖性的问题,这些问题使比特币无法被更广泛地使用。Bakkt交易所将大大提高了比特币作为资产的合法性。

有了Bakkt期货,交易这些合约的捐赠基金或证券公司不仅能够通过ICE清算体系的支付渠道付款,还能通过ICE清算体系确保购买的比特币能够交付。这套ICE清算体系已经在为全球石油巨头交易石油合约提供清算服务。他们新购买的代币将存储在一个超级安全仓库中,这个代币安全仓库和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保管体系一样,是由同一团队管理,有着同样的网络安全保护措施。

Bakkt致力于将传统与颠覆结合起来、让传统大牌资产管理公司入场拥抱加密货币。

Bakkt之所以能做到如此,是因为它背后的大股东洲际交易所(Intercontinental Exchange ICE)的“背书”。ICE是拥有纽约证交所的520亿美元市值交易巨头,同时ICE还拥有全球最大的ETF交易平台:纽交所ARCA;ICE美国期货交易所,全球农产品市场的主要参与者之一;ICE欧洲期货交易所,全球油价的主要基准布伦特原油合约的所在地。Bakkt是ICE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夫?斯普雷彻(Jeff Sprecher)的创意。杰夫?斯普雷彻长期以来一直带领ICE引领大型交易所从由喧闹的线下经纪人主导的公开喊价场所向当今电子市场转变。

Bakkt的首席执行官是凯利·洛夫勒(Kelly Loeffler),她是斯普雷彻在ICE工作了17年的高层伙伴(同时也是斯普雷彻的妻子)。Bakkt于2018年8月隆重亮相,ICE牵头的一批投资者和合作伙伴,迄今已投资1.825亿美元。其中包括微软(Microsoft)风险投资部门M12、对冲基金Pantera capital、亿万富翁基金经理艾伦?霍华德(Alan Howard)和星巴克(Starbucks)。

最初预计交易将于去年12月开始,但是事实证明该时间规划过于乐观。联邦政府在12月和1月关闭,推迟了与Bakkt主要监管机构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会谈。据报道,CFTC还花了一些时间来考虑是否监督数字资产的保管,但到目前为止,它还没有公开承诺承担这一监管角色,这些进一步延长了批准程序。与此同时,Bakkt的喧嚣退去,而Facebook和Visa等知名财团计划创建一种名为Libra的全球加密数字货币的消息占据了新闻头条。

现在,Bakkt又回来了。尽管存在延迟,但其产品将击败Libra,并将在LedgerX和ErisX计划的竞争期货合约落地之前开始交易。

Bakkt于6月份获得了CFTC的批准,并于8月16日,纽约州金融服务管理局(New York State Department of Financial Services)授予它成立一家信托公司的牌照、作为其托管工具的那一刻,Bakkt清除了最后的障碍。在过去几天中,Bakkt的斯普雷彻(Sprecher),洛夫勒(Loeffler),首席运营官亚当怀特(Adam White)和其他高管接受了《财富》杂志(Fortune)的独家采访,其中还包括了在亚特兰大郊区ICE总部的一座玻璃立方体办公楼内的面对面访谈。

?
使比特币更受欢迎
?

Bakkt的高管们强调,他们的直接目标是让比特币与黄金和私募股权一样,成为一种受欢迎的另类投资品种。但未来的最终目标是实现一个有效、受监管的数字货币市场,从咖啡到机票改变我们支付一切东西的方式。

“在我们的交易所上交易的基金经理向我们表明,他们不想在现有不受监管的市场中进行交易,他们希望在纽交所的层面上得到从头到尾的联邦监管,以确保比特币交易的安全性,”Bakkt的CEO洛夫勒(Loeffler)说。COO怀特(White)补充说:“例如,养老基金正在向另类投资领域多元化。受监管的比特币期货可能是他们投资方向的一部分,因为比特币与股票和债券以及其他诸如黄金的另类投资品具有不同的相关性”。

一旦对冲基金,家族理财机构以及嘉信理财(Charles Schwabs)或美国TD证劵(TD Ameritrades)这一类的证券公司接受了比特币,Bakkt合约中巨大的交易量就会令投资者和潜在用户感到恐惧的价格波动变得平缓,从而创建稳定、可信赖的数字货币。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不难想象Bakkt会为个人用户购买比特币开发一款应用程序。Bakkt尚未公开其面向个人的计划,但承认其与星巴克的合作关系预示着未来类似的宏伟计划。Bakkt还正在与其他希望使用数字货币支付的消费品牌进行洽谈。毕竟,信用卡公司和银行从商户那里收取的高额费用,这种情况迫切需要得到改变,而ICE CEO斯普雷彻(Sprecher)在加快一系列交易的速度和降低交易成本方面是大师。

Bakkt与星巴克的合作关系促使人们猜测,该交易所可以帮助加快零售中比特币的使用。

斯普雷彻(Sprecher)告诉《财富》杂志,就目前而言,资产管理者是否将对比特币浓厚的兴趣转化为实际购买行动尚无定论,这让本次期货上线产生了悬念。

他说:“这还不是真实的交易需求,目前只是强烈的好奇心。”他继续说:“从某种意义上说,财富管理机构想成为这列比特币火车的领导者,而不是被排除在外。每天的新闻都在报道比特币价格上涨或下跌的情况,但在其背后,我们看到的是一些有经验的人在比特币价格无直接关系的基础设施和合规牌照申请上有所作为。财富管理机构不会使用这种基础设施,除非我们能以合规合法的方式构建比特币火车运行的轨道,否则就不会获得真正的全球认可。”

斯普雷彻(Sprecher)指出,Bakkt的华尔街潜在客户需要数周或数月的时间才能判断其产品是成功还是失败。他说:“这就像是开幕仪式的夜晚,每个人都很紧张。”

?
减轻监管的恐惧
?

斯普雷彻(Sprecher)所描述的“类似登月般的壮举”是否成功取决于Bakkt所押注的传统监管能否充当将资金管理者引向比特币的桥梁的作用。

很容易理解为什么捐赠基金和养老基金将加密货币世界视为危险的领域。简而言之,该行业缺乏类似于保护美国证券和商品期货市场的统一、严格的联邦监督体系。加密资产管理公司Bitwise的最新研究发现,数字货币交易所中95%的交易都是欺诈性的,这意味着它们被设计成虚高的数量或价格,而不是为想要真实买卖比特币的客户之间的合法交易而设计。在欺诈行为中,有“假装交易”行为,即交易者无意购买,而是输入虚假命令操纵价格。为数字资产提供保管和保险的公司KN?X的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达斯卡洛夫(Alex Daskalov)说,“数字资产的盗窃和丢失在行业中十分猖獗,因此负责的受托人很不愿意参与其中。”

美国当局已将比特币视为“商品”,因此它属于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U.S. 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 CFTC)的管辖范围(而不是监管证券的证券交易委员会)。但CFTC目前还没有授予经营“现货”大宗商品市场的许可证,这些市场交易石油、大豆或货币期货,最后都以现金清算交割。正如CFTC名称所示,CFTC的管辖范围是大宗商品期货,这是一种衍生品合约,这合约最终规定了炼油厂未来向原油卖家付款的多少,以便在未来某个日期交货。

(目前,比特币期货已经在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交易,但与Bakkt每日和每月期货不同,这些期货不用于购买和出售比特币实物。CME期货以现金而非比特币代币结算,结算的价格是基于比特币现货市场的综合价格指数)

除了这些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的期货之外,加密货币还一直在现货市场上交易,这些市场不属于联邦规定下合规的“交易所”范畴,在大多数情况下,加密货币交易所持有由其注册地所在州颁发的货币转账许可证。与CFTC对期货交易严格而统一的标准相比,投资公司显然不太放心这些交易场所的既分散又不成熟的监管。超过200个加密数字货币平台主导着交易,每个平台都有自己的价格。因此,比特币没有一个明确的、集中的价格。

这正是Bakkt想要提供的比特币定价标准。

在CFTC监管的期货市场(例如ICE US Futures)中,只有作为交易所会员的经纪商和期货委员会会员才被允许交易。这些成员的交易记录和资本储备由交易所仔细审核,审核工作由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监督。这些交易成员公司也是清算机构的成员(在ICE美国期货的交易成员同时为ICE美国清算组织的成员),买卖在成员之间进行付款结算,并保护参与者免受损失。对于在交易所交易的任何合同,如果买方未能付款,则清算所会强制执行旨在使卖方完整免收损失的协议。比如生产商购买了石油或大豆合约,而卖方违约,则清算所会安排偿还买方。期货清算所也由CFTC进行许可和监督。

Bakkt的妙招是创建了一种期货合约,其交易方式类似于现货合约。通过购买每日期货,购买者的账户将在当天收到比特币实物,就像在现货交易所一样。不同之处在于,Bakkt产品具有CFTC监管下严格的交易和清算能力,同时具有使用保证金加杠杆的突出优势,这点投资人特别重视。Bakkt月度比特币期货将推出12个月的比特币期货合约。

Bakkt可能很快就会面临大量竞争。LedgerX和TD Ameritrade 支持的ErisX,这两家着名的加密货币交易公司,已经获得CFTC认可,成为合规的的“指定合约交易市场”。他们计划推出与Bakkt合同竞争的实物交付比特币合约。

?
托管是关键
?

那么Bakkt的优势是什么?Bakkt相信,大客户对ICE的信任将延伸到它的控股公司,并且利用ICE的技术将会为存储数字资产创造一个超级安全的保险库。

保护股票、债券和商品(例如黄金)免遭盗窃的行为被称为“托管”,无法攻破的保护对于加密货币尤其重要。如果比特币从主人的钱包里发送到错误的数字地址,则接收者会得到一个私人密钥,那么意味着接受者拥有了这些比特币——主人没有任何办法拿回他们的数字货币。同样,任何人也无法从侵入钱包的窃贼那里取回比特币。

重要的是要认识到CFTC在历史上没有监管托管业务。诸如石油期货之类的合同要么以现金结算,要么将原油或玉米运到买方的仓库;金银存放在银行或第三方经常拥有的大型金库中。许多数字交易平台提供托管服务,但很少机构能满足资产管理公司的严格要求成为“合格的托管人”。只有少数几家运营商例外,它们从纽约州、南达科他州、内华达州和怀俄明州等四个州之一获得信托银行执照。在这些州执照下运营的托管必须满足严格的资本要求,以及反洗钱(AML)和了解客户(KYC)的安全协议。Bakkt根据纽约州信托银行牌照运营,其竞争对手Gemini(由泰勒(Tyler)和卡梅伦?温克沃斯(Cameron Winklevoss)经营)和Coinbase也将托管权设立为纽约信托。

ICE不提供证券或大宗商品的托管。但它使用强大的欺诈检测工具来保护其交易所的交易并保障进出其结算所的付款。ICE部署在名为Bakkt Trust Co. 清算中心的网络安全可靠程度,不亚于ICE旗下的纽约证交所。除非客户希望将代币从Bakkt Trust转移到竞争对手的站点进行存储,否则比特币从一个客户转移到另一个客户的过程全部发生在Bakkt托管库内。如果客户A卖给B100个代币,交易将在ICE美国期货系统进行,随后的交割Bakkt只需通过中心托管系统,增加100个比特币到客户B的账户,同时减少A账户100比特币,然后通过ICE Clear US将现金引导至A 现金账户。

比特币就像一堆木材一样,从家庭装修仓储连锁店Home Depot的一个分店移动到另一个分店,但从未离开过其仓库体系。由于所有交易都在内部中心化的帐上结算,比特币期货交易避免在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上运行,防止发送到错误的地址的可能。这就像将现金从的自己的一个账户转到同在一家银行下、自己的另一个账户一样方便安全。

在ICE的帮助下,Bakkt还为比特币离开托管仓库制定了坚如堡垒的保护措施。Bakkt仓库中的绝大多数比特币都存储在所谓的“冷库”中。要离开仓库,比特币必须从冷库转移到“热库”,然后通过互联网上的电子转账转出。“热库”已连接到互联网,因此可以将比特币从Bakkt信托银行发送到另一家交易所或钱包。冷库将比特币存放在与网络断开连接的最安全的保险库中。

在这过程中,没有任何步骤是自动获得批准。为了使比特币从冷存储到热存储,Bakkt或ICE的两个或多个部门中的多人必须在规定的网络安全流程中签字。这些安全流程一直被用于保护从石油到ETF交易的所有交易产品。除此之外,还需要安全团队其他几个成员的批准,以及身份验证等其他专有流程。。ICE和Bakkt现在已经成立联合团队专门负责处理这些签核工作,随着交易的开始,这些团队的级别和重要性会逐渐显露出来。

?
资金经理会接受比特币吗?
?

洛夫勒(Loeffler)说,资产经理告诉她,如果比特币足够安全的话,它可能是平衡投资组合的福音。洛夫勒表示:“比特币的波动性目前对个人交易者是一个很大的负面影响,但对机构投资者而言却不是。很多基金投资大宗商品作为另类投资但是他们的价格波动性很大。石油和咖啡价格忽上忽下,经常是剧烈波动。”她指出,比特币是终极的特立独行者,它的价格峰值和低谷与股票、债券、黄金和房地产的趋势无关。尽管比特币存在波动性,但在过去10年里,比特币的总收益超过了竞争对手。从理论上讲,比特币应该在另类资产篮子中占有一席之地,这些资产是大型,多元化投资组合的主要组成部分。

谁最有可能接受比特币? 洛夫勒(Loeffler)预计面向个人的证券经纪公司将采取大量行动购买比特币,部分原因是千禧一代和x一代渴望持有比特币并把它作为一种投资。她表示:“经纪人一直在寻找吸引新客户的优势,而提供比特币可能具有很大吸引力。”对于基金经理,洛夫勒(Loeffler)认为最有可能的买家是大学捐赠基金和养老基金:“他们通常是采用新投资理念的最前沿者。”

在过去,通常只有加密货币的对冲基金是敢于冒险的、数字资产的主要机构投资者。Bakkt的崛起很可能会吸引更多对冲基金公司的参与。例如,就在本周,管理亿万富翁基金经理,Bakkt股东艾伦·霍华德(Alan Howard)的个人加密货币投资组合的公司Elwood Asset Management宣布,它计划将资金投入多种数字对冲基金,为机构投资者创造10亿美元的投资组合。

比特币ETF或共同基金(比如Vanguard或美林)又如何呢?他们不太可能很快实现。由于持有比特币的ETF或者共同基金是证券,而不是大宗商品,它们将受到SEC的监管。SEC曾多次告诉申请人,目前的比特币交易没有受到足够的监管。SEC特别指出,比特币没有中央交易所设定的价格,因此很难为新发行的证券设定可靠的定价。另一方面,如果Bakkt获得巨大的交易量,它最终可能像ICE现在为布伦特原油那样,设定一个全球基准价格。在这种情况下,SEC也许最终会同意,将资产管理公司在ICE Futures U.S.上购买的比特币打包成etf和共同基金对外公开发行。

?
使用加密货币购物
?

Bakkt与星巴克的合作关系导致人们猜测其最终目标是将比特币带入零售支付领域。这一点得到了洛夫勒Loeffler和斯普雷彻Sprecher证实,商家支付的高额费用是他们喜欢攻击的目标。如今,全球消费者每年在其信用卡上购买的商品达到了惊人的25万亿美元。据报道,处理这些付款的机构,尤其是信用卡供应商和银行中介机构,向零售商收取的平均费用为2.4%至2.5%。信用卡公司将部分“交易费”以现金返还给消费者,或以航空里程、酒店积分或其他旨在建立忠诚度的奖励方式返还给消费者。

商家希望能够控制这些资金,自行设计奖励计划,而不是向顾客提供他们可能永远不会使用的里程或积分,商家也希望不用将他们与支付中介的品牌绑定在一起。零售商有能永远不会接受比特币支付。但千禧一代和x一代对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他们是数字原住民,他们中的许多人从来没有离开手机生活过。如果可能,他们通常更愿意用应用程序支付,而不是使用信用卡。

如果Bakkt成功地释放了比特币的机构交易量,这些代币可能会扮演一个新的角色,即成为一种流动性很高的替代货币。手机上装有Bakkt应用程序的人可以很容易地使用比特币从商家那里购买商品。Bakkt负责将比特币转换成美元,这样商户就永远不会接触到比特币,只会看到传统货币。专家比较了通过比特币和信用卡支付的交易成本后发现,前者可以将目前的交易费用降低75%左右。商家可以利用这些节省下的交易费来降低价格,或者设计自己的奖励方案,以扩大20多岁的粉丝队伍。

实现这种“追星摘月的”愿景的前提是当前“探月计划”发射升空成功。一起等待倒计时吧。


原文链接: https://fortune.com/2019/09/20/bitcoin-futures-bakkt-launch/
作者:肖恩·塔利(Shawn Tully)翻译:蔡凯龙 Cindy黄

Nic Carter:比特币的货币实验

lanhubiji 发表了文章 ? 2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前言:本文作者认为比特币是一种对国家和社会都有重大影响的货币实验。比特币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相信大家都有自己的看法。文章的叙述方式有明确的偏向性,也不一定对,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需要大家自行去判断。认可或不认可,对或错,不妨看看。



自由主义者完全错了。他们试图通过参与民主进程来削弱国家的影响力。这一直是一项毫无希望的、西西弗式的任务。就像托尔金笔下的昂哥立安(Ungoliant)一样,国家毫无节制的饥渴,它们最积极的选民也不断地鼓励它们获得更多的选票,以换取更多的权利。总之,自由主义者膨胀了,就像这个在缓慢蠕动的胶质大块头一样,无论你向它扔进什么东西,国家(的选票)都会增加。(蓝狐笔记HQ注:昂哥立安,Ungoliant,是英国作家约翰·罗纳德·瑞尔·托尔金J. R. R. Tolkien的史诗式奇幻小说《精灵宝钻》中的角色,是一只邪恶的巨型蜘蛛。)

但比特币支持者拒绝这种说法:他们明白,唯一能赢的做法就是不参与。而且,他们踢翻了棋盘,大摇大摆地走着,好像自己赢了似的。比特币支持者们选择放弃参与的规则,建立起不受限制的货币体系。

最终,他们预计,一个不受限制的商业、无须证明的准备金银行业务(与我们目前难以理解的社会化损失混乱不同)的体系,使储户免于国家带来的通胀,缩小国家货币工具的作用和影响。

这是一个在10年内从0亿美元上升到2000亿美元的新兴资产类别,没有风险投资支持,没有IPO,没有公司实体,没有创始人,也没有纯粹的开源机构在维护。在美国,Ross Ulbricht因为创建比特币自由市场,而被美国判处两次不可假释的无期徒刑,外加40年有期徒刑。





(比特币的合法性,绿色:允许;橙色:存在一些限制;粉色:有争议;红色:敌对。)


比特币对金融体系的桎梏完全漠不关心。当前的体系,以其膨胀和贪婪的形式,不仅需要你的物质服从,还要求得到大量无止尽的元数据和分析。你的资产不是属于你自己的;它们会被仔细检查,每一步操作都需要得到批准。甚至如果你持有的资产稍微超过主流,你可能就会在没有追索权的情况下被没收存款。

?
加密货币向国家倾斜
?

当16世纪的新教徒开始对官方的放纵主义和教皇的权力范围表示质疑时,一群衣衫褴褛的书呆子和赛博朋克的拥趸也开始质疑:通货膨胀真的有必要吗?在自由市场经济中,央行真的应该有权力任意设定货币价格吗?储户真的应该被迫信任银行(以及最终是纳税人)来赎回和兑现他们的存款吗?银行数据库中的条目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罕见的比特币实物形式形象)


而真正的加密货币,作为货币体系的替代,对当前体系构成了真正的威胁。对它们来说,比特币绝对只是亵渎和冒犯,以至于它几乎不值得深思。比特币挑战了最重要的特权:通过通货膨胀和铸币来融资。

迄今为止,加密货币,主要是比特币,已经开始影响央行的政策。把一个自由货币市场和互联网发行轨道结合起来,你会得到一个具有病毒性的效应。以下是加密货币对国家影响的几个方面。

首先,正如Gina Pieters(2016)指出的那样,比特币流动市场的存在,对那些依靠资本管制来保持有管理汇率的国家构成威胁。

比特币给阿根廷和类似的国家带来了问题;它使规避资本管制变得更容易。如Pieters和Vivanco(2016)所述,政府对全球准入的比特币市场的监管往往是不成功的。如Pieters(2016)和图4所示,比特币汇率往往反映的是市场汇率,而不是官方汇率。如果比特币所涉及的资金流足够大,所有国家都将拥有不受限制的国际资本市场。

比特币是一种在全球范围内交易的高流动性货币,正如Pieters博士在另一篇论文中所讨论的那样,比特币对汇率操纵也有实际的影响,即使政府公布了汇率,比特币交易依然可以用来计算当地货币的“街头价格”。比特币正迅速成为一种通用的衡量标准。

一个例子是:在委内瑞拉,发布有关玻利瓦尔(Bolivar,委内瑞拉法定货币)的“街头价值”的信息是非法的,因为该国政府对其法币的保持严格控制。在委内瑞拉,DolarToday(实际在迈阿密运营)是最受欢迎的汇率跟踪网站,该网站使用LocalBitcoins交易来获得隐含的以美元计价的Bolivar Soberano(一种雪茄烟)的市场价格。





(来源: https://dolartoday.com)


毫不意外,全球最具活力的p2p比特币市场往往出现在存在资本管制、主权货币高度通胀或政府变化无常的国家。来自Matt Ahlborg的一项基于LocalBitcoins数据显示,比特币在俄罗斯、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尼日利亚、肯尼亚和秘鲁的人均交易量最大。

有人说,货币竞争就像战胜熊市;你只需要战胜你跑得最慢的朋友;美元可能不会受到比特币的威胁,但全球几十种通胀率最高的货币绝对会受到威胁。

如果一个人认为比特币只是一种垃圾:这往往反映了一个人是否意识到了由通货膨胀和不可靠的银行系统带来的恶毒影响。反对比特币呼声最高的人只会暴露他们的无知和英国中心主义。(蓝狐笔记HQ注:anglocentrism,英国中心主义,指以英格兰为中心的(尤指历史影响、文化影响方面),这个词带有贬义色彩,Anglo原指英国人的祖先“安格鲁”人,后泛指英国人,英格兰)

事实上,Raskin、Saleh和Yermack在对土耳其和阿根廷货币危机的分析中证实,加密货币在发达国家之外的地区具有最直接的适用性。

乍一看,中本聪的愿景并没有实现,目前只是成为了一个新的选择而已,而且大多数人并没有选择使用。然而,当仔细看看发展中国家时,情况就有点不同了。[…][土耳其和阿根廷]是比特币诞生后的首次出现的货币危机,因此它们是研究数字货币对不稳定主权货币的影响的案例。根据这些例子得出的推断,很可能说明中本聪的愿景已经实现。尽管私人数字货币并没有取代美元,但它们的存在可能会产生反事实的影响,因为它们的存在是对财政政策和监管政策的制约。

具体来说,Raskin、Saleh和Yermack发现,有点不足为奇的是,“公民从私人数字货币中获益”,特别是通过一种新的多样化选择,即“为公民创造福利收益”。

关键的是,作者还发现

?[T]私人数字货币,通过创造一种替代当地法定货币的方法来约束货币政策。这种对货币政策的作用,可以降低通货膨胀,并带来更高的投资回报,进而促进更多的地方投资。

正如《经济学101》所说,通过引入竞争对手来打破垄断(政府实际上是货币市场上的地方垄断者),对消费者来说市场会更加公平。以前面对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公民被迫以本地货币进行储蓄,以及容忍通胀。

而现在有了一个有效的出口,公民可以选择退出地方货币制度,这将给中央银行带来巨大的损失(出售本地货币会增加货币流通速度,并加剧通货膨胀)。因此,比特币的存在实际上是给央行带来了货币限制,否则央行可能会追求具有毁灭性的贬值水平。

?
不是为懦夫准备的
?

由于风险极高,重塑货币体系实际上是一项极其令人不愉快的任务。它需要非理性的热情以及对未来坚定愿景的承诺和坚持。由于这项任务存在的艰巨性,以及它对国家构成的生存威胁,只有最坚定的人才有可能承担这项任务。相信山寨币的人,最大的错误不是上错了车,而是没有足够的信念,他们贩卖了一个连他们自己并不真正相信的梦想。

枯燥乏味的基调从金字塔顶层渗透到整个组织架构。因此,差别开始显现:“深水区”持有者的“社区”在加密货币贬值的时候反而相互敦促购买更多,而弹性的投资者群体则拥抱波动并保持信念。从表面上看,比特币及很多采用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技术的克隆项目是相似的。

主要的区别在于灵魂。这并不是说其他的项目是不道德的,或者选择了一套比较差的价值观,而是它们完全是虚无主义的。这些项目,在他们眼里,表面的进步和创新,比建立长久、非国家化的机制更加重要。

当然,追逐利润的动机驱使许多人转向了比特币。然而,更深层、更原始的东西也驱使着比特币支持者们,即建立一个并行的、可靠的金融体系,这个体系是功能性的、开放的,独立于政府或无需谁负责任的公司。当然,这种动机并不仅仅驱使比特币支持者们在行动。

对于那些可能的替代品来说,事实并非如此。对于新兴的加密货币创始人来说,他们的成功就是退出。预售代币;加价;在二级市场上销售代币。推出一个新的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的原因很简单;在现有的所有产品中,货币拥有最大的TAM(总体有效市场,Total Available Market),并且通过发行新货币、和保留一些承诺的份额来拥有其中的一小部分。但财富并不能总是激励人,尤其是当它的获得是以牺牲潜在支持者为代价的时候。进行预售并不能赢得千百万支持者教条式的、坚定的支持。

正如Taleb所说:别告诉我你的想法,给我看看你的投资组合。BlockOne是最好的例子。BlockOne是EOS的创造者,也就是未来的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2.0,但为什么它剥离了自己的资金,选择在资产负债表上持有140000 枚BTC呢?

?
唯一重要的问题
?

经过十年的实验、错误配置的资本和各种傲慢自大,我们已经从价值增值中吸取了宝贵的教训。科学家和工程师们的技术实验中充满了坚持的味道:

“如果我们能创建一个更高效、更高性能的数据库结构或抵抗sybil攻击的算法,我们就能创造出最终能够获胜的加密货币。”令人惊讶的是,这种想法至今仍然盛行。但这是无可救药的缺陷。从零开始打造一个全新货币体系,最重要的不是技术实施细节,而是能够对以下问题提供令人信服的答案:

· 是什么让你有权创造一种新货币,并对其命运能够产生重大影响?

· 你为什么选择拒绝所有替代方案,而且提议采用你自己的替代方案?

· 你的权威从何而来?

· 在分配这笔新资金时,你如何体现公平和机会平等?

· 当连美联储都容易成为政治俘虏时,你如何确保该体系不受腐败毒害?



比特币对所有这些问题都有清晰明确的答案。但它的模仿者没有,它们不仅没有合理的答案,它们的创造者甚至不知道这些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我们现在知道,实用型代币是嵌合体。这并不需要天才的发现,但现实中的实践已经开始了。实用型代币的世界类似于一个摩擦外汇交易,不需要像今天这样的州际旅行,但需要从一个商店到下一个商店。实用型代币实际上是惨淡的倒退,现在好多了,因为他们已经被现实拒绝了。唯一值得创造的加密货币是那些以货币为目标的;而这必然需要向国家倾斜。

但要与国家针锋相对,需要数千万上亿的顽固份子相信一套稳定的价值观,并愿意投入资本来支持。聪明的加密领域原生派和新的拜占庭容错算法的修补,不能激发和赢得人心。

一定存在一些核心的价值观是能够超过其他所有的。行业内大多数货币多元主义者,都以“支持创新”等陈词滥调为自己的立场辩护。但这是毫无逻辑的;如果他们拒绝比特币这样的现任者,并鼓吹一些替代的项目,他们也将面临来自左翼加密进步人士的反对。

“为什么选择x作为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2.0?为什么不是p,q,或r?“这个问题很有说服力。如果自己选择项目的价值观,都没有深刻而清晰的具象化,除了沉没成本之外,就不需要对所谓进步的替代链进行辩护了。出于必要,进步派也会变成反动派。

?
价值观使比特币与众不同
?

那么,比特币支持者们所珍视的这些价值观是什么?比特币主义是一种新兴的政治和经济哲学,融合了奥地利经济学、自由主义、对强势财产权的重视、契约主义和个人自力更生的理念。一些自由主义者会对社会契约理论感到厌恶,认为它是强制性的(因为一个人实际上并没有在出生或成年时签署政治契约)。

比特币就不是这样了,没有人是默认需要做什么事情的:它为潜在用户提供了一个相当明确的合约。你有权、但没有义务参与这世界上最透明的、可审计的、不受贬低的、明确定义的货币体系。

其他我认为比特币至关重要价值包括:廉价验证(以便任何人都能参与)、完全可审计性(因此没有意外的通货膨胀)、发行公平性(无论身份如何,每个人都为其BTC支付了“完全市场价格”,无论是在交易所还是通过挖矿),向后兼容性(软分叉优先于硬分叉),当然还有开放的验证者集合,以防止验证者串通、导致的不可避免的审查。向你最喜欢的比特币替代品提出问题吧:激励项目的价值是什么?如果它们存在的话,你会注意到,它们通常被弱化;创新比一致性更重要。

因此,比特币支持者与机会主义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机会主义者认为,成功是他们从代币项目中退出。而对于比特币支持者来说,成功是直到不需要退出的那天的到来。

他们公认的末世哲学预测,他们将能够参与比特币的闭环经济,从遗留金融体系的变迁中解脱出来。他们不想退出金融市场,至少在风险投资的角度上是这样的。相反地,他们渴望建立一个以货币标准为基础的体系,这个体系不会因为完全没有任何形式的货币自由裁量权,而任意贬值储蓄。

他们认真执行保持这些基本制度。不仅是必须保持预先确定的供应时间表,而且它是产权协议和制度的根本,改变它将导致旧制度不复存在。限量供应不是比特币的特征;但供应上限是比特币。它在意义上是至关重要的,就像被统治者的同意是美国宪法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一样。

还有谁会是比中本聪本人是更好的榜样?中本聪是最后牺牲的英雄——他花了一段时间从零开始建立比特币,发布代码,短暂地运行了项目,然后永久地离开。他在最初没有人愿意支持网络的时候,出于必要挖出一些比特币,后面再也没有人碰过。这种几乎是痛苦的努力就像是普罗米修斯。

?
如果他们这样做了,如果他们不这样做
?

假设主要的国家商量好一起禁止比特币,这只会把比特币变成黑市商品。但这不足以消灭它。相信禁令会降低比特币的流通程度,这种观点是幼稚可笑的。它只会在字面上强化比特币存在的理由:防止国家各种反复无常和心血来潮。一个国家如此明显地受到一种金融商品的威胁,这种情况将向世界展示它的偏执和控制,显现其真正的寄生性。

讽刺的是,国家对比特币的态度,和受比特币驱动的私人资金,是对技术型奥派经济学需求的满足,以及自身的改革。这就要求停止货币贬值,停止助长不平等的宽松货币制度,停止对经济周期的干预(这只会使经济周期变得更为严重),停止企图为货币的时间价值设定价格,并停止将金融机构作为战争武器。

在短期内,这一切似乎都不太可能改变。被称为“现代货币理论”的新凯恩斯主义理论,是一种令人产生快感的加速主义的暴行。根据该理论,国家表面上可以购买无限量的任何可供出售的商品,但其后果是可怕的。

伯尼(Bernie);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奥卡西奥·科尔特斯(Ocasio Cortez);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在发展中国家,基什内里主义(Kirchnerism)夺回了阿根廷的控制权,随着集体主义的重新确立,所有金融资产都螺旋式地向0价值倾斜。委内瑞拉,好吧,委内瑞拉。在英国,工党接受了一项令人惊讶的征用政策,主张采取大规模强制撤资等非自由措施。

可以说,作为资本主义经济运行基石的自由市场和强大的财产权,正受到全球性的冲击,而且这不太可能被逆转。全世界的下层阶级,越来越无力,他们渴望干预,如果这意味着减少不平等,他们将容忍带来的严重贫困。

我们的货币机构已经放弃了任何表面上的理性。我们这个时代,给我们带来了美国总统公开与美联储主席就货币价格问题进行激烈交锋,这种有趣而又令人痛心的场面。

关键在于:为了再次竞选,及时从我们完全金融化的经济中挤出更多的能量。这就是美联储达到所谓的非政治性的代价。对冲基金,正在展示惊人的回形针最大化效应,花费数百万美元在机器学习算法上,通过观察货币政策决策者在阅读文件时的眉毛抽动来预测利率走势。这钱花得真好。

?
任你支配:永不停歇的金融机器
?

现在在发达国家几乎所有的中央银行,负利率都是普遍接受的做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开猜测,如何实施程度更大的负利率,包括强制现金贬值。不管你是否相信储户拥有获得正收益的权利,但当你提议没收他们的储蓄存款时,他们肯定会怒不可遏。

如果通过任意负利率来达到政策效果,那么央行在什么时候会停下来,给储户一个喘息的机会呢?在未受限制的地区,似乎不太可能出现货币政策任何受到限制的迹象。

储户可能不会因为-1%利率而感到惊慌失措,因为毕竟银行提供了一项有用的服务。但他们可能会在-3%利率的时候开始抱怨,并开始怀疑他们的货币霸主做的事情。在-5%利率的时候,他们会大量投资黄金,并开始对比特币感到好奇。

因为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系统的强大,让我们总结一下比特币的第一个十年的历程:

· 支付交易费累计10亿美元

· 矿工提供网络安全方面的服务,已累计获得140亿美元

· 所有比特币持有者的平均成本高达了1000亿美元

· 所有流通比特币的市值约为1900亿美元

· 比特币网络交易额约2万亿美元

· 比特币网络目前算力达80EH/s(即8 * 101? 个哈希值)。这些算力每天在高度专业化的设备上花费大约1980万美元



不管怎样,你可能会嘲笑比特币。但比特币会在你需要的时候在你身边。你可能现在不需要它,但你不一定永远不需要它。如果我们陷入一个更加混乱的世界,也许有一天你会感到安慰,因为世界上最高保障的财富保护体系正耐心地等待着你。

在那之前,它会一直持续走下去。


本文作者:Nic Carter
翻译:“蓝狐笔记”社群的“HQ” 查看全部
bitcoin-image.jpg


前言:本文作者认为比特币是一种对国家和社会都有重大影响的货币实验。比特币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相信大家都有自己的看法。文章的叙述方式有明确的偏向性,也不一定对,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需要大家自行去判断。认可或不认可,对或错,不妨看看。




自由主义者完全错了。他们试图通过参与民主进程来削弱国家的影响力。这一直是一项毫无希望的、西西弗式的任务。就像托尔金笔下的昂哥立安(Ungoliant)一样,国家毫无节制的饥渴,它们最积极的选民也不断地鼓励它们获得更多的选票,以换取更多的权利。总之,自由主义者膨胀了,就像这个在缓慢蠕动的胶质大块头一样,无论你向它扔进什么东西,国家(的选票)都会增加。(蓝狐笔记HQ注:昂哥立安,Ungoliant,是英国作家约翰·罗纳德·瑞尔·托尔金J. R. R. Tolkien的史诗式奇幻小说《精灵宝钻》中的角色,是一只邪恶的巨型蜘蛛。)

但比特币支持者拒绝这种说法:他们明白,唯一能赢的做法就是不参与。而且,他们踢翻了棋盘,大摇大摆地走着,好像自己赢了似的。比特币支持者们选择放弃参与的规则,建立起不受限制的货币体系。

最终,他们预计,一个不受限制的商业、无须证明的准备金银行业务(与我们目前难以理解的社会化损失混乱不同)的体系,使储户免于国家带来的通胀,缩小国家货币工具的作用和影响。

这是一个在10年内从0亿美元上升到2000亿美元的新兴资产类别,没有风险投资支持,没有IPO,没有公司实体,没有创始人,也没有纯粹的开源机构在维护。在美国,Ross Ulbricht因为创建比特币自由市场,而被美国判处两次不可假释的无期徒刑,外加40年有期徒刑。

20190923084745vMLr.jpeg

(比特币的合法性,绿色:允许;橙色:存在一些限制;粉色:有争议;红色:敌对。)


比特币对金融体系的桎梏完全漠不关心。当前的体系,以其膨胀和贪婪的形式,不仅需要你的物质服从,还要求得到大量无止尽的元数据和分析。你的资产不是属于你自己的;它们会被仔细检查,每一步操作都需要得到批准。甚至如果你持有的资产稍微超过主流,你可能就会在没有追索权的情况下被没收存款。

?
加密货币向国家倾斜
?

当16世纪的新教徒开始对官方的放纵主义和教皇的权力范围表示质疑时,一群衣衫褴褛的书呆子和赛博朋克的拥趸也开始质疑:通货膨胀真的有必要吗?在自由市场经济中,央行真的应该有权力任意设定货币价格吗?储户真的应该被迫信任银行(以及最终是纳税人)来赎回和兑现他们的存款吗?银行数据库中的条目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20190923084747d0u1.jpeg

(罕见的比特币实物形式形象)


而真正的加密货币,作为货币体系的替代,对当前体系构成了真正的威胁。对它们来说,比特币绝对只是亵渎和冒犯,以至于它几乎不值得深思。比特币挑战了最重要的特权:通过通货膨胀和铸币来融资。

迄今为止,加密货币,主要是比特币,已经开始影响央行的政策。把一个自由货币市场和互联网发行轨道结合起来,你会得到一个具有病毒性的效应。以下是加密货币对国家影响的几个方面。

首先,正如Gina Pieters(2016)指出的那样,比特币流动市场的存在,对那些依靠资本管制来保持有管理汇率的国家构成威胁。

比特币给阿根廷和类似的国家带来了问题;它使规避资本管制变得更容易。如Pieters和Vivanco(2016)所述,政府对全球准入的比特币市场的监管往往是不成功的。如Pieters(2016)和图4所示,比特币汇率往往反映的是市场汇率,而不是官方汇率。如果比特币所涉及的资金流足够大,所有国家都将拥有不受限制的国际资本市场。

比特币是一种在全球范围内交易的高流动性货币,正如Pieters博士在另一篇论文中所讨论的那样,比特币对汇率操纵也有实际的影响,即使政府公布了汇率,比特币交易依然可以用来计算当地货币的“街头价格”。比特币正迅速成为一种通用的衡量标准。

一个例子是:在委内瑞拉,发布有关玻利瓦尔(Bolivar,委内瑞拉法定货币)的“街头价值”的信息是非法的,因为该国政府对其法币的保持严格控制。在委内瑞拉,DolarToday(实际在迈阿密运营)是最受欢迎的汇率跟踪网站,该网站使用LocalBitcoins交易来获得隐含的以美元计价的Bolivar Soberano(一种雪茄烟)的市场价格。

201909230847469R3Y.jpeg

(来源: https://dolartoday.com


毫不意外,全球最具活力的p2p比特币市场往往出现在存在资本管制、主权货币高度通胀或政府变化无常的国家。来自Matt Ahlborg的一项基于LocalBitcoins数据显示,比特币在俄罗斯、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尼日利亚、肯尼亚和秘鲁的人均交易量最大。

有人说,货币竞争就像战胜熊市;你只需要战胜你跑得最慢的朋友;美元可能不会受到比特币的威胁,但全球几十种通胀率最高的货币绝对会受到威胁。

如果一个人认为比特币只是一种垃圾:这往往反映了一个人是否意识到了由通货膨胀和不可靠的银行系统带来的恶毒影响。反对比特币呼声最高的人只会暴露他们的无知和英国中心主义。(蓝狐笔记HQ注:anglocentrism,英国中心主义,指以英格兰为中心的(尤指历史影响、文化影响方面),这个词带有贬义色彩,Anglo原指英国人的祖先“安格鲁”人,后泛指英国人,英格兰)

事实上,Raskin、Saleh和Yermack在对土耳其和阿根廷货币危机的分析中证实,加密货币在发达国家之外的地区具有最直接的适用性。

乍一看,中本聪的愿景并没有实现,目前只是成为了一个新的选择而已,而且大多数人并没有选择使用。然而,当仔细看看发展中国家时,情况就有点不同了。[…][土耳其和阿根廷]是比特币诞生后的首次出现的货币危机,因此它们是研究数字货币对不稳定主权货币的影响的案例。根据这些例子得出的推断,很可能说明中本聪的愿景已经实现。尽管私人数字货币并没有取代美元,但它们的存在可能会产生反事实的影响,因为它们的存在是对财政政策和监管政策的制约。

具体来说,Raskin、Saleh和Yermack发现,有点不足为奇的是,“公民从私人数字货币中获益”,特别是通过一种新的多样化选择,即“为公民创造福利收益”。

关键的是,作者还发现

?[T]私人数字货币,通过创造一种替代当地法定货币的方法来约束货币政策。这种对货币政策的作用,可以降低通货膨胀,并带来更高的投资回报,进而促进更多的地方投资。

正如《经济学101》所说,通过引入竞争对手来打破垄断(政府实际上是货币市场上的地方垄断者),对消费者来说市场会更加公平。以前面对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公民被迫以本地货币进行储蓄,以及容忍通胀。

而现在有了一个有效的出口,公民可以选择退出地方货币制度,这将给中央银行带来巨大的损失(出售本地货币会增加货币流通速度,并加剧通货膨胀)。因此,比特币的存在实际上是给央行带来了货币限制,否则央行可能会追求具有毁灭性的贬值水平。

?
不是为懦夫准备的
?

由于风险极高,重塑货币体系实际上是一项极其令人不愉快的任务。它需要非理性的热情以及对未来坚定愿景的承诺和坚持。由于这项任务存在的艰巨性,以及它对国家构成的生存威胁,只有最坚定的人才有可能承担这项任务。相信山寨币的人,最大的错误不是上错了车,而是没有足够的信念,他们贩卖了一个连他们自己并不真正相信的梦想。

枯燥乏味的基调从金字塔顶层渗透到整个组织架构。因此,差别开始显现:“深水区”持有者的“社区”在加密货币贬值的时候反而相互敦促购买更多,而弹性的投资者群体则拥抱波动并保持信念。从表面上看,比特币及很多采用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技术的克隆项目是相似的。

主要的区别在于灵魂。这并不是说其他的项目是不道德的,或者选择了一套比较差的价值观,而是它们完全是虚无主义的。这些项目,在他们眼里,表面的进步和创新,比建立长久、非国家化的机制更加重要。

当然,追逐利润的动机驱使许多人转向了比特币。然而,更深层、更原始的东西也驱使着比特币支持者们,即建立一个并行的、可靠的金融体系,这个体系是功能性的、开放的,独立于政府或无需谁负责任的公司。当然,这种动机并不仅仅驱使比特币支持者们在行动。

对于那些可能的替代品来说,事实并非如此。对于新兴的加密货币创始人来说,他们的成功就是退出。预售代币;加价;在二级市场上销售代币。推出一个新的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的原因很简单;在现有的所有产品中,货币拥有最大的TAM(总体有效市场,Total Available Market),并且通过发行新货币、和保留一些承诺的份额来拥有其中的一小部分。但财富并不能总是激励人,尤其是当它的获得是以牺牲潜在支持者为代价的时候。进行预售并不能赢得千百万支持者教条式的、坚定的支持。

正如Taleb所说:别告诉我你的想法,给我看看你的投资组合。BlockOne是最好的例子。BlockOne是EOS的创造者,也就是未来的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2.0,但为什么它剥离了自己的资金,选择在资产负债表上持有140000 枚BTC呢?

?
唯一重要的问题
?

经过十年的实验、错误配置的资本和各种傲慢自大,我们已经从价值增值中吸取了宝贵的教训。科学家和工程师们的技术实验中充满了坚持的味道:

“如果我们能创建一个更高效、更高性能的数据库结构或抵抗sybil攻击的算法,我们就能创造出最终能够获胜的加密货币。”令人惊讶的是,这种想法至今仍然盛行。但这是无可救药的缺陷。从零开始打造一个全新货币体系,最重要的不是技术实施细节,而是能够对以下问题提供令人信服的答案:


· 是什么让你有权创造一种新货币,并对其命运能够产生重大影响?

· 你为什么选择拒绝所有替代方案,而且提议采用你自己的替代方案?

· 你的权威从何而来?

· 在分配这笔新资金时,你如何体现公平和机会平等?

· 当连美联储都容易成为政治俘虏时,你如何确保该体系不受腐败毒害?




比特币对所有这些问题都有清晰明确的答案。但它的模仿者没有,它们不仅没有合理的答案,它们的创造者甚至不知道这些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我们现在知道,实用型代币是嵌合体。这并不需要天才的发现,但现实中的实践已经开始了。实用型代币的世界类似于一个摩擦外汇交易,不需要像今天这样的州际旅行,但需要从一个商店到下一个商店。实用型代币实际上是惨淡的倒退,现在好多了,因为他们已经被现实拒绝了。唯一值得创造的加密货币是那些以货币为目标的;而这必然需要向国家倾斜。

但要与国家针锋相对,需要数千万上亿的顽固份子相信一套稳定的价值观,并愿意投入资本来支持。聪明的加密领域原生派和新的拜占庭容错算法的修补,不能激发和赢得人心。

一定存在一些核心的价值观是能够超过其他所有的。行业内大多数货币多元主义者,都以“支持创新”等陈词滥调为自己的立场辩护。但这是毫无逻辑的;如果他们拒绝比特币这样的现任者,并鼓吹一些替代的项目,他们也将面临来自左翼加密进步人士的反对。

“为什么选择x作为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2.0?为什么不是p,q,或r?“这个问题很有说服力。如果自己选择项目的价值观,都没有深刻而清晰的具象化,除了沉没成本之外,就不需要对所谓进步的替代链进行辩护了。出于必要,进步派也会变成反动派。

?
价值观使比特币与众不同
?

那么,比特币支持者们所珍视的这些价值观是什么?比特币主义是一种新兴的政治和经济哲学,融合了奥地利经济学、自由主义、对强势财产权的重视、契约主义和个人自力更生的理念。一些自由主义者会对社会契约理论感到厌恶,认为它是强制性的(因为一个人实际上并没有在出生或成年时签署政治契约)。

比特币就不是这样了,没有人是默认需要做什么事情的:它为潜在用户提供了一个相当明确的合约。你有权、但没有义务参与这世界上最透明的、可审计的、不受贬低的、明确定义的货币体系。

其他我认为比特币至关重要价值包括:廉价验证(以便任何人都能参与)、完全可审计性(因此没有意外的通货膨胀)、发行公平性(无论身份如何,每个人都为其BTC支付了“完全市场价格”,无论是在交易所还是通过挖矿),向后兼容性(软分叉优先于硬分叉),当然还有开放的验证者集合,以防止验证者串通、导致的不可避免的审查。向你最喜欢的比特币替代品提出问题吧:激励项目的价值是什么?如果它们存在的话,你会注意到,它们通常被弱化;创新比一致性更重要。

因此,比特币支持者与机会主义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机会主义者认为,成功是他们从代币项目中退出。而对于比特币支持者来说,成功是直到不需要退出的那天的到来。

他们公认的末世哲学预测,他们将能够参与比特币的闭环经济,从遗留金融体系的变迁中解脱出来。他们不想退出金融市场,至少在风险投资的角度上是这样的。相反地,他们渴望建立一个以货币标准为基础的体系,这个体系不会因为完全没有任何形式的货币自由裁量权,而任意贬值储蓄。

他们认真执行保持这些基本制度。不仅是必须保持预先确定的供应时间表,而且它是产权协议和制度的根本,改变它将导致旧制度不复存在。限量供应不是比特币的特征;但供应上限是比特币。它在意义上是至关重要的,就像被统治者的同意是美国宪法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一样。

还有谁会是比中本聪本人是更好的榜样?中本聪是最后牺牲的英雄——他花了一段时间从零开始建立比特币,发布代码,短暂地运行了项目,然后永久地离开。他在最初没有人愿意支持网络的时候,出于必要挖出一些比特币,后面再也没有人碰过。这种几乎是痛苦的努力就像是普罗米修斯。

?
如果他们这样做了,如果他们不这样做
?

假设主要的国家商量好一起禁止比特币,这只会把比特币变成黑市商品。但这不足以消灭它。相信禁令会降低比特币的流通程度,这种观点是幼稚可笑的。它只会在字面上强化比特币存在的理由:防止国家各种反复无常和心血来潮。一个国家如此明显地受到一种金融商品的威胁,这种情况将向世界展示它的偏执和控制,显现其真正的寄生性。

讽刺的是,国家对比特币的态度,和受比特币驱动的私人资金,是对技术型奥派经济学需求的满足,以及自身的改革。这就要求停止货币贬值,停止助长不平等的宽松货币制度,停止对经济周期的干预(这只会使经济周期变得更为严重),停止企图为货币的时间价值设定价格,并停止将金融机构作为战争武器。

在短期内,这一切似乎都不太可能改变。被称为“现代货币理论”的新凯恩斯主义理论,是一种令人产生快感的加速主义的暴行。根据该理论,国家表面上可以购买无限量的任何可供出售的商品,但其后果是可怕的。

伯尼(Bernie);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奥卡西奥·科尔特斯(Ocasio Cortez);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在发展中国家,基什内里主义(Kirchnerism)夺回了阿根廷的控制权,随着集体主义的重新确立,所有金融资产都螺旋式地向0价值倾斜。委内瑞拉,好吧,委内瑞拉。在英国,工党接受了一项令人惊讶的征用政策,主张采取大规模强制撤资等非自由措施。

可以说,作为资本主义经济运行基石的自由市场和强大的财产权,正受到全球性的冲击,而且这不太可能被逆转。全世界的下层阶级,越来越无力,他们渴望干预,如果这意味着减少不平等,他们将容忍带来的严重贫困。

我们的货币机构已经放弃了任何表面上的理性。我们这个时代,给我们带来了美国总统公开与美联储主席就货币价格问题进行激烈交锋,这种有趣而又令人痛心的场面。

关键在于:为了再次竞选,及时从我们完全金融化的经济中挤出更多的能量。这就是美联储达到所谓的非政治性的代价。对冲基金,正在展示惊人的回形针最大化效应,花费数百万美元在机器学习算法上,通过观察货币政策决策者在阅读文件时的眉毛抽动来预测利率走势。这钱花得真好。

?
任你支配:永不停歇的金融机器
?

现在在发达国家几乎所有的中央银行,负利率都是普遍接受的做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开猜测,如何实施程度更大的负利率,包括强制现金贬值。不管你是否相信储户拥有获得正收益的权利,但当你提议没收他们的储蓄存款时,他们肯定会怒不可遏。

如果通过任意负利率来达到政策效果,那么央行在什么时候会停下来,给储户一个喘息的机会呢?在未受限制的地区,似乎不太可能出现货币政策任何受到限制的迹象。

储户可能不会因为-1%利率而感到惊慌失措,因为毕竟银行提供了一项有用的服务。但他们可能会在-3%利率的时候开始抱怨,并开始怀疑他们的货币霸主做的事情。在-5%利率的时候,他们会大量投资黄金,并开始对比特币感到好奇。

因为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系统的强大,让我们总结一下比特币的第一个十年的历程:


· 支付交易费累计10亿美元

· 矿工提供网络安全方面的服务,已累计获得140亿美元

· 所有比特币持有者的平均成本高达了1000亿美元

· 所有流通比特币的市值约为1900亿美元

· 比特币网络交易额约2万亿美元

· 比特币网络目前算力达80EH/s(即8 * 101? 个哈希值)。这些算力每天在高度专业化的设备上花费大约1980万美元




不管怎样,你可能会嘲笑比特币。但比特币会在你需要的时候在你身边。你可能现在不需要它,但你不一定永远不需要它。如果我们陷入一个更加混乱的世界,也许有一天你会感到安慰,因为世界上最高保障的财富保护体系正耐心地等待着你。

在那之前,它会一直持续走下去。


本文作者:Nic Carter
翻译:“蓝狐笔记”社群的“HQ”

IMF最新刊文:稳定币崛起,弱势货币将面临巨大威胁

ccvalue 发表了文章 ? 5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稳定币之所以能够得到快速崛起,主要一个原因是人们认为稳定币是一种可靠支付手段。此外,稳定币还有很多其他潜在优势,比如:低成本、全球覆盖、处理效率较高。此外,稳定币还可以无缝使用基于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资产进行支付,并通过其开放式架构嵌入到数字应用程序中,无需通过银行传统交易系统。


数字支付给消费者和社会带来巨大利益,比如支付效率大幅提高、市场竞争得以加强、金融包容性和创新不断扩大。但同时,这种全新的支付形式也带来了一系列风险,比如金融稳定性和诚信问题、货币政策有效性和竞争标准等。


01 稳定币的普及应用


当市场出现一种全新形式货币,其能否普及应用主要取决于它是否能够成为一种强大价值存储和支付手段。

稳定币这样的新形式「货币」与现金或银行存款有很大不同,因为稳定币没有「担保」。虽然一些稳定币在出现问题之后可以向发行方提出索赔,还有些稳定币发行方也提供了对应面值赎回担保,但目前绝大多数稳定币缺少政府背书。

稳定币之所以能够得到快速崛起,主要一个原因是人们认为稳定币是一种可靠支付手段。此外,稳定币还有很多其他潜在优势,比如:低成本、全球覆盖、处理效率较高。此外,稳定币还可以无缝使用基于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资产进行支付,并通过其开放式架构嵌入到数字应用程序中,无需通过银行传统交易系统。

另一方面,稳定币一个极具吸引力功能就是:让支付交易变得像在社交媒体交流一样简单。在稳定币支持下,支付不仅是一种转账行为,而是变成连接彼此的基本社交体验。稳定币让人们更好融入到数字生活之中,那么拥有庞大全球用户群大型科技公司能够利用资金现有网络让这种全新支付方式可以快速传播。


02 稳定币风险


稳定币同样存在许多风险,政策制定者因此需要创造出一个利益最大化且风险最小化环境,另外,不同国家决策者还需要彼此创新协作,共同应对稳定币风险。

首先,当银行「丢失」稳定币发行方存款,他们会失去在稳定币市场里的「中间人」地位。不过,银行肯定会有所行动,比如通过更高利率来提升自己竞争力。此外,稳定币发行方也可以把资金收回到传统银行系统中,或是通过自己增加存款来从事贷款业务。简而言之,银行在稳定币市场里的角色不太可能消失。

其次,可能会出现新的垄断。在稳定币领域里,科技巨头可能垄断市场。得益于自身庞大的网络,大公司会阻止竞争对手访问交易数据等信息。如果要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在数据保护、可移植性、控制权和所有权、以及互操作性等方面都需要设定新的标准。

第三,弱势货币将面临巨大威胁。如果在一个经济较差、或是通货膨胀率较高的国家出现强势稳定币,那么本地货币很可能会被人们抛弃,当地也有可能形成一种新的「美元化」形式,继而破坏本国货币政策、金融发展和经济增长。更严重的是,假设政府被迫调整货币和财政政策,他们就需要去决定是否要禁止与外国货币锚定的稳定币。

第四,稳定币会带来更多非法活动。稳定币发行方必须执行国际标准,监管机构也需要展示如何预防稳定币网络被用于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等活动。另一方面,监管者还需要去适应越来越分散、地理位置越来越多样化的稳定币价值链。

第五,「铸币税」收入将受到影响。中央银行能从货币面值与制造成本之间差额中获取利润,这就是所谓的「铸币税」。但稳定币发行方会通过支持稳定币硬通货攫取利润,并获得回报。解决这个问题的一种方法是促进竞争,刺激稳定币发行方支付利息。

第六,政策制定者要加强消费者保护,维护金融稳定。政策制定者要保障客户资金安全,同时确保资金不会受到银行挤兑影响。要实现这一目标,就需要法律明确稳定币所代表的金融工具类型,同时还需要稳定币发行方时刻保持拥有足够流动性和资本。

稳定币既有挑战,也有潜力。因此,政策制定者需要制定出能够应对挑战且具有远见的监管制度。


编译:白夜 查看全部
IMF-860x430.jpg


稳定币之所以能够得到快速崛起,主要一个原因是人们认为稳定币是一种可靠支付手段。此外,稳定币还有很多其他潜在优势,比如:低成本、全球覆盖、处理效率较高。此外,稳定币还可以无缝使用基于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资产进行支付,并通过其开放式架构嵌入到数字应用程序中,无需通过银行传统交易系统。


数字支付给消费者和社会带来巨大利益,比如支付效率大幅提高、市场竞争得以加强、金融包容性和创新不断扩大。但同时,这种全新的支付形式也带来了一系列风险,比如金融稳定性和诚信问题、货币政策有效性和竞争标准等。


01 稳定币的普及应用


当市场出现一种全新形式货币,其能否普及应用主要取决于它是否能够成为一种强大价值存储和支付手段。

稳定币这样的新形式「货币」与现金或银行存款有很大不同,因为稳定币没有「担保」。虽然一些稳定币在出现问题之后可以向发行方提出索赔,还有些稳定币发行方也提供了对应面值赎回担保,但目前绝大多数稳定币缺少政府背书。

稳定币之所以能够得到快速崛起,主要一个原因是人们认为稳定币是一种可靠支付手段。此外,稳定币还有很多其他潜在优势,比如:低成本、全球覆盖、处理效率较高。此外,稳定币还可以无缝使用基于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资产进行支付,并通过其开放式架构嵌入到数字应用程序中,无需通过银行传统交易系统。

另一方面,稳定币一个极具吸引力功能就是:让支付交易变得像在社交媒体交流一样简单。在稳定币支持下,支付不仅是一种转账行为,而是变成连接彼此的基本社交体验。稳定币让人们更好融入到数字生活之中,那么拥有庞大全球用户群大型科技公司能够利用资金现有网络让这种全新支付方式可以快速传播。


02 稳定币风险


稳定币同样存在许多风险,政策制定者因此需要创造出一个利益最大化且风险最小化环境,另外,不同国家决策者还需要彼此创新协作,共同应对稳定币风险。

首先,当银行「丢失」稳定币发行方存款,他们会失去在稳定币市场里的「中间人」地位。不过,银行肯定会有所行动,比如通过更高利率来提升自己竞争力。此外,稳定币发行方也可以把资金收回到传统银行系统中,或是通过自己增加存款来从事贷款业务。简而言之,银行在稳定币市场里的角色不太可能消失。

其次,可能会出现新的垄断。在稳定币领域里,科技巨头可能垄断市场。得益于自身庞大的网络,大公司会阻止竞争对手访问交易数据等信息。如果要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在数据保护、可移植性、控制权和所有权、以及互操作性等方面都需要设定新的标准。

第三,弱势货币将面临巨大威胁。如果在一个经济较差、或是通货膨胀率较高的国家出现强势稳定币,那么本地货币很可能会被人们抛弃,当地也有可能形成一种新的「美元化」形式,继而破坏本国货币政策、金融发展和经济增长。更严重的是,假设政府被迫调整货币和财政政策,他们就需要去决定是否要禁止与外国货币锚定的稳定币。

第四,稳定币会带来更多非法活动。稳定币发行方必须执行国际标准,监管机构也需要展示如何预防稳定币网络被用于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等活动。另一方面,监管者还需要去适应越来越分散、地理位置越来越多样化的稳定币价值链。

第五,「铸币税」收入将受到影响。中央银行能从货币面值与制造成本之间差额中获取利润,这就是所谓的「铸币税」。但稳定币发行方会通过支持稳定币硬通货攫取利润,并获得回报。解决这个问题的一种方法是促进竞争,刺激稳定币发行方支付利息。

第六,政策制定者要加强消费者保护,维护金融稳定。政策制定者要保障客户资金安全,同时确保资金不会受到银行挤兑影响。要实现这一目标,就需要法律明确稳定币所代表的金融工具类型,同时还需要稳定币发行方时刻保持拥有足够流动性和资本。

稳定币既有挑战,也有潜力。因此,政策制定者需要制定出能够应对挑战且具有远见的监管制度。


编译:白夜

“加密妈妈”:美国加密人才正在流失,明确监管迫在眉睫

odaily 发表了文章 ? 6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专员 Hester Peirce 并不是一位典型的政府官员。她是一位自由主义监管者,对数字货币的友好态度使其赢得了 “加密妈妈” 的称号。

但是 Peirce 也不是典型的加密爱好者。一个例子是她不喜欢 “生态系统” 这个词——而这可能是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世界中使用最多的流行语之一。Peirce 称:

? ? “我认为人们在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的时候才会用这个词。”


今年夏天早些时候,Peirce 访问了新加坡,此行目标之一就是更多地了解那里的加密环境。当被问及 “新加坡与美国相比如何” 时,她说:

? ? “在新加坡,监管机构的态度要开放得多,他们往往试图与社区中的人们打交道。”


这件事说来话长。加密技术的未来可能在亚洲,而不是美国。亚洲已经是加密货币交易所、挖矿业以及散户投资者的关键所在地。亚洲部分地区也具有监管优势,加密货币人才和投资将流向监管规则清晰且友好的国家。

如今,大部分活动都在新加坡进行。去年 8 月,新加坡的进行的 ICO 数量超过了美国。新加坡社会科学大学(Singapore University of Social Sciences)研究员 Robert W. Greene 表示,在 2017 年至 2018 年进行代币销售的智能合约平台项目中,有超过 40% 都是在新加坡进行的。Greene 说,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新加坡接受了公开数字代币销售,而其他司法管辖区则没有提供这样的环境。ICO 作为加密货币初创企业曾经的一种流行融资方式,现在正在逃离美国。这一步棋,对于加密初创企业来说可能也是正确的。

“我从这里(新加坡)的人那里听到的是,他们正在逃离美国,这与我在美国时从项目方那里获得的说法一致。”Peirce 说道。那些一度想把工作基地设在美国的人告诉她,他们目前“在其他地方工作,因为在监管变得更清晰之前,在美国开展工作没有任何意义。”

另一方面,新加坡 “正在以一种我们(美国)尚未做到的方式提供透明度。这样一来,如果不是真正的证券发行,你就不必一直做一些证券发行的事情。” 有关新加坡对数字货币政策的信息可以在《支付服务法案》(Payment Services Act)和《数字代币发行指南》(Guide to Digital Token Offerings)中找到。

“我们真正想要达到的是一个 ICO 提供功能型代币(utility token)或支付型代币的世界。”Peirce 称,

? ? “我认为,新加坡比我们更清楚地思考了这些问题。如果你想达到这一点,我不确定你能否以我们一直以来采取的方式来应用证券法框架。”


这里说的不仅仅是新加坡。Peirce 注意到,亚洲其他国家的政府也正在从非常务实的角度来看待这一领域。他们把加密货币视为机遇,而不是威胁。重点不是监管,而是:

? ? “我们能实施这项技术吗?”


美国曾发出了一个不那么友好的信息。美国总统唐纳德 ·J· 特朗普(Donald J. Trump)在有关比特币的第一条推文中表示,“我不是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热衷者,它们不是货币,它们的价值波动很大,而且是凭空而来的。不受监管的加密资产可以促进非法行为,包括毒品交易和其他非法活动。”

Peirce 对加密货币的友好态度也不一定代表 SEC。去年,SEC 主席 Jay Clayton 曾表示,他所见过的每一个 ICO 都是一种证券。SEC 还否决了 Winklevoss 兄弟的比特币 ETF 申请,Peirce 曾公开反对这一决定。

SEC 对这只 ETF 的担忧主要集中在比特币作为一种投资的价值上。Peirce 认为,应该允许投资者自己做出判断。

人们对 ETF 有各种各样的担忧。“我认为眼下托管是一个大问题。”Peirce 说,“这是托管、市场操纵,以及更普遍的价格问题。”当被问及 “ETF 获批(或者 Peirce 所说的交易所交易产品(ETP)还有希望吗?” 她坦言:

? ? “我对此总是心怀希望的。”


至于 ICO,Peirce 表示,SEC 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执法行动,其中一些是基于欺诈行为。“我们的潜在执法议程上条条框框众多。我们的规则真的很复杂,人们的一些所作所为总是会与其产生冲突。所以必须思考:资源有限,我们要如何运用?我们总是在自己所涉及的任何领域做出这些判断。”

在被问及 “SEC 将如何处理 Facebook 的新加密货币 Libra?” 时,Peirce 说:

? ? “我还没有亲自和 Facebook 谈过。考虑到我们目前有的也就是一份简短的白皮书以及国会举行的听证会,我认为对于他们究竟在做什么,以及这可能会在什么地方影响到证券法,到时会产生很多问题。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但存在一些可能发布 Libra 的方法。”


?
“我不想失去这一代人才”


美国的问题不在于加密管理过于严格,而在于不够清晰。Peirce 说:

? ? “我认为最主要的问题是明确性,因为大多数和我交谈过的人都表示‘只要告诉我们监管框架是什么,我们就会在其中工作’。”


一些监管机构正在监管加密货币,而一些法规因州而异,且还很难区分证券型代币和功能型代币。确定这一点的一种方法是通过 Howey Test(豪威测试),但存在多种解读方法。今年早些时候,SEC 发布了关于豪威测试的指导意见,Peirce 称,该指导意见“可能引发更多的问题和担忧,而不是给出答案。”

Odaily 星球日报注:Howey Test(豪威测试)是美国最高院在 1946 年的一个判决(SEC v. Howey)中使用的一种判断特定交易是否构成证券发行的标准。如果被认定为证券,则需要遵守美国 1933 年证券法和 1934 年证券交易法的规定。

豪威测试需要考虑四个因素,但 SEC 的框架有 38 个考虑因素,其中许多还包含子因素。“我担心,非律师以及不精通证券法及其相关知识的律师将不知道该如何解读这份指南。”Peirce 表示。

加密初创公司可能无意中违反了美国的规则,谁愿意冒这个风险呢?"该行业的个人和公司必须遵守我们的证券法,否则可能成为执法行动的对象," Peirce 称,

? ? “因此,作为规管机构,我们有责任就公众如何遵守法例,向其提供清晰的指引。但我们还没有履行这一职责。”


如果美国在加密方面落后了,会有大的影响吗?对此,Peirce 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 ? “我跟在这个领域工作的人接触后发现,很多人都非常聪明勤奋且具备奉献精神,我不想失去这整整一代人——我不想看到所有这样以一种新方式思考问题的人才流入另一个国家。”


“很高兴看到创新真在遍及世界各地,但与此同时,有这样一群非常聪明、工作非常努力的人在美国,我们的经济和社会都从中受益。所以我不想把这些人都赶到海外去。”Peirce 表示。

她正在考虑的一个解决方案是,为销售和发行某些代币提供一种“安全港(safe harbor)”。“这基本上意味着,如果你在做 X、Y 和 Z,并向人们提供这类信息,我们不会让你遵守所有的证券法,”Peirce 解释说。

?
政府监管的局限性
?

从表面上看,Peirce 是一个矛盾的人物。她是一个自由主义的监管者,但同时也是一名政府官员——尽管她支持一种旨在独立于政府的货币。然而,Peirce 并不一定把这些看作是矛盾。她说,她受到了经济学家 Friedrich Hayek 的影响:“他非常欣赏这样一个事实:社会是由个人组成的,每个人都有独特的才能和知识。”加密货币可以帮助实现这些想法。或者正如 Peirce 所说,“权力下放的理念确实抓住了一种观点,即他们的知识是通过社会传播的。”

另一个影响她的经济理论是公共选择,以及“思考政府解决方案的局限性”。

? ? “不管你是谁,不管你的局限是什么,每个人都可以为社会做出贡献。我很关注这样一个社会:它能让人们释放内心的潜能,过上充实的生活,同时也能为他人服务。这就是成为资本市场监管者让我兴奋的地方。因为我想我可以成为释放这种潜力的一部分力量。”


“监管机构通常不以这种方式运作。”Peirce 也承认这一点。但是当有人说她的判断比别人的好时,她就会回应道,“我不太确定,因为那个人了解我所不知道的事情。”

一些人会说,比特币不受任何央行控制,会危害政府。但是 Peirce 认为像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货币是为了寻找新的解决方案。

她说:“这种权力下放的做法是,当人们看到了社会上的一个问题,就会想到有一个解决方案。比特币白皮书紧随金融危机发布的,人们就会想:我们看到了明显存在的问题,那么有没有办法更好地解决这些问题?”

“我认为,当人们在社会上聚在一起讨论并思索解决问题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时,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这也许是政府,也许不是。”她说道。

? ? “所以我不觉得受到威胁,我认为这是监管机构要意识到的一件重要事情。我们有自己的定位,但不一定要代表一切。”


??
原文:https://www.longhash.com/news/in-cryptocurrency-will-asia-surpass-the-us-exclusive-interview-with-sec-commissioner-hester-peirce
本文来自 LongHash,原文作者:Emily Parker
Odaily 星球日报译者 | 念银思唐 查看全部
ccryptafotohester_peirce_article2-880x440.jpg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专员 Hester Peirce 并不是一位典型的政府官员。她是一位自由主义监管者,对数字货币的友好态度使其赢得了 “加密妈妈” 的称号。

但是 Peirce 也不是典型的加密爱好者。一个例子是她不喜欢 “生态系统” 这个词——而这可能是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世界中使用最多的流行语之一。Peirce 称:


? ? “我认为人们在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的时候才会用这个词。”



今年夏天早些时候,Peirce 访问了新加坡,此行目标之一就是更多地了解那里的加密环境。当被问及 “新加坡与美国相比如何” 时,她说:


? ? “在新加坡,监管机构的态度要开放得多,他们往往试图与社区中的人们打交道。”



这件事说来话长。加密技术的未来可能在亚洲,而不是美国。亚洲已经是加密货币交易所、挖矿业以及散户投资者的关键所在地。亚洲部分地区也具有监管优势,加密货币人才和投资将流向监管规则清晰且友好的国家。

如今,大部分活动都在新加坡进行。去年 8 月,新加坡的进行的 ICO 数量超过了美国。新加坡社会科学大学(Singapore University of Social Sciences)研究员 Robert W. Greene 表示,在 2017 年至 2018 年进行代币销售的智能合约平台项目中,有超过 40% 都是在新加坡进行的。Greene 说,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新加坡接受了公开数字代币销售,而其他司法管辖区则没有提供这样的环境。ICO 作为加密货币初创企业曾经的一种流行融资方式,现在正在逃离美国。这一步棋,对于加密初创企业来说可能也是正确的。

“我从这里(新加坡)的人那里听到的是,他们正在逃离美国,这与我在美国时从项目方那里获得的说法一致。”Peirce 说道。那些一度想把工作基地设在美国的人告诉她,他们目前“在其他地方工作,因为在监管变得更清晰之前,在美国开展工作没有任何意义。”

另一方面,新加坡 “正在以一种我们(美国)尚未做到的方式提供透明度。这样一来,如果不是真正的证券发行,你就不必一直做一些证券发行的事情。” 有关新加坡对数字货币政策的信息可以在《支付服务法案》(Payment Services Act)和《数字代币发行指南》(Guide to Digital Token Offerings)中找到。

“我们真正想要达到的是一个 ICO 提供功能型代币(utility token)或支付型代币的世界。”Peirce 称,


? ? “我认为,新加坡比我们更清楚地思考了这些问题。如果你想达到这一点,我不确定你能否以我们一直以来采取的方式来应用证券法框架。”



这里说的不仅仅是新加坡。Peirce 注意到,亚洲其他国家的政府也正在从非常务实的角度来看待这一领域。他们把加密货币视为机遇,而不是威胁。重点不是监管,而是:


? ? “我们能实施这项技术吗?”



美国曾发出了一个不那么友好的信息。美国总统唐纳德 ·J· 特朗普(Donald J. Trump)在有关比特币的第一条推文中表示,“我不是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热衷者,它们不是货币,它们的价值波动很大,而且是凭空而来的。不受监管的加密资产可以促进非法行为,包括毒品交易和其他非法活动。”

Peirce 对加密货币的友好态度也不一定代表 SEC。去年,SEC 主席 Jay Clayton 曾表示,他所见过的每一个 ICO 都是一种证券。SEC 还否决了 Winklevoss 兄弟的比特币 ETF 申请,Peirce 曾公开反对这一决定。

SEC 对这只 ETF 的担忧主要集中在比特币作为一种投资的价值上。Peirce 认为,应该允许投资者自己做出判断。

人们对 ETF 有各种各样的担忧。“我认为眼下托管是一个大问题。”Peirce 说,“这是托管、市场操纵,以及更普遍的价格问题。”当被问及 “ETF 获批(或者 Peirce 所说的交易所交易产品(ETP)还有希望吗?” 她坦言:


? ? “我对此总是心怀希望的。”



至于 ICO,Peirce 表示,SEC 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执法行动,其中一些是基于欺诈行为。“我们的潜在执法议程上条条框框众多。我们的规则真的很复杂,人们的一些所作所为总是会与其产生冲突。所以必须思考:资源有限,我们要如何运用?我们总是在自己所涉及的任何领域做出这些判断。”

在被问及 “SEC 将如何处理 Facebook 的新加密货币 Libra?” 时,Peirce 说:


? ? “我还没有亲自和 Facebook 谈过。考虑到我们目前有的也就是一份简短的白皮书以及国会举行的听证会,我认为对于他们究竟在做什么,以及这可能会在什么地方影响到证券法,到时会产生很多问题。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但存在一些可能发布 Libra 的方法。”



?
“我不想失去这一代人才”


美国的问题不在于加密管理过于严格,而在于不够清晰。Peirce 说:


? ? “我认为最主要的问题是明确性,因为大多数和我交谈过的人都表示‘只要告诉我们监管框架是什么,我们就会在其中工作’。”



一些监管机构正在监管加密货币,而一些法规因州而异,且还很难区分证券型代币和功能型代币。确定这一点的一种方法是通过 Howey Test(豪威测试),但存在多种解读方法。今年早些时候,SEC 发布了关于豪威测试的指导意见,Peirce 称,该指导意见“可能引发更多的问题和担忧,而不是给出答案。”

Odaily 星球日报注:Howey Test(豪威测试)是美国最高院在 1946 年的一个判决(SEC v. Howey)中使用的一种判断特定交易是否构成证券发行的标准。如果被认定为证券,则需要遵守美国 1933 年证券法和 1934 年证券交易法的规定。

豪威测试需要考虑四个因素,但 SEC 的框架有 38 个考虑因素,其中许多还包含子因素。“我担心,非律师以及不精通证券法及其相关知识的律师将不知道该如何解读这份指南。”Peirce 表示。

加密初创公司可能无意中违反了美国的规则,谁愿意冒这个风险呢?"该行业的个人和公司必须遵守我们的证券法,否则可能成为执法行动的对象," Peirce 称,


? ? “因此,作为规管机构,我们有责任就公众如何遵守法例,向其提供清晰的指引。但我们还没有履行这一职责。”



如果美国在加密方面落后了,会有大的影响吗?对此,Peirce 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 ? “我跟在这个领域工作的人接触后发现,很多人都非常聪明勤奋且具备奉献精神,我不想失去这整整一代人——我不想看到所有这样以一种新方式思考问题的人才流入另一个国家。”



“很高兴看到创新真在遍及世界各地,但与此同时,有这样一群非常聪明、工作非常努力的人在美国,我们的经济和社会都从中受益。所以我不想把这些人都赶到海外去。”Peirce 表示。

她正在考虑的一个解决方案是,为销售和发行某些代币提供一种“安全港(safe harbor)”。“这基本上意味着,如果你在做 X、Y 和 Z,并向人们提供这类信息,我们不会让你遵守所有的证券法,”Peirce 解释说。

?
政府监管的局限性
?

从表面上看,Peirce 是一个矛盾的人物。她是一个自由主义的监管者,但同时也是一名政府官员——尽管她支持一种旨在独立于政府的货币。然而,Peirce 并不一定把这些看作是矛盾。她说,她受到了经济学家 Friedrich Hayek 的影响:“他非常欣赏这样一个事实:社会是由个人组成的,每个人都有独特的才能和知识。”加密货币可以帮助实现这些想法。或者正如 Peirce 所说,“权力下放的理念确实抓住了一种观点,即他们的知识是通过社会传播的。”

另一个影响她的经济理论是公共选择,以及“思考政府解决方案的局限性”。


? ? “不管你是谁,不管你的局限是什么,每个人都可以为社会做出贡献。我很关注这样一个社会:它能让人们释放内心的潜能,过上充实的生活,同时也能为他人服务。这就是成为资本市场监管者让我兴奋的地方。因为我想我可以成为释放这种潜力的一部分力量。”



“监管机构通常不以这种方式运作。”Peirce 也承认这一点。但是当有人说她的判断比别人的好时,她就会回应道,“我不太确定,因为那个人了解我所不知道的事情。”

一些人会说,比特币不受任何央行控制,会危害政府。但是 Peirce 认为像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货币是为了寻找新的解决方案。

她说:“这种权力下放的做法是,当人们看到了社会上的一个问题,就会想到有一个解决方案。比特币白皮书紧随金融危机发布的,人们就会想:我们看到了明显存在的问题,那么有没有办法更好地解决这些问题?”

“我认为,当人们在社会上聚在一起讨论并思索解决问题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时,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这也许是政府,也许不是。”她说道。


? ? “所以我不觉得受到威胁,我认为这是监管机构要意识到的一件重要事情。我们有自己的定位,但不一定要代表一切。”



??
原文:https://www.longhash.com/news/in-cryptocurrency-will-asia-surpass-the-us-exclusive-interview-with-sec-commissioner-hester-peirce
本文来自 LongHash,原文作者:Emily Parker
Odaily 星球日报译者 | 念银思唐

1枚比特币到底值多少?比特币先驱哈尔·芬尼:1000万美元

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8-26 12:16 ? 来自相关话题

(图片来源:goodfreephotos)


比特币从诞生至今已经历了10年的时间。很多人都在猜测,如果全世界都使用比特币的话,那么1枚比特币的价格到底会是多少呢?

如果全球大量财富流入比特币市场,那么比特币的价格将出现巨幅飙升。比特币的价格是否能土大木?下面让我们来看看比特币社区中的大牛们是怎么预测的。

?
哈尔·芬尼:1比特币= 1000万美元
?

哈尔·芬尼(Hal Finney)是比特币网络的首批用户。其实,比特币网络上的第一笔交易就是中本聪发给他的。就在比特币网络刚推出没几天,他就已经在考虑,如果比特币的市值等于世界上所有的财富总值,那么比特币的价格能到多少。哈尔·芬尼在密码学邮件列表上写道:

? ? 我们可以作一个有趣的猜想,想象一下如果比特币能成功,并最终成为全球的主要支付系统,那么比特币的总价值就应该等于世界上所有财富总和。我估计目前全球家庭财富总额在100万亿美元到300万亿美元之间。比特币有2100万枚,那么每枚比特的价值约为1000万美元。

? ? 因此,现在用廉价的计算机算力挖出比特币是一个不错的赌注,回报大约是1亿倍!


在比特币推出的早期,使用一台普通的计算机就能挖矿。只要你一直开着电脑,就能得到一些“毫无价值”的比特币,在当时,这听起来并不诱人。然而,哈尔·芬尼确实提出了一个很好的论点。而那些在2009年就开始挖币的人已经获得了非常可观的回报。

?
比特币的稀缺性是一大卖点
?

比特币最吸引人的特性之一就是它的稀缺性。与法定货币不同,比特币的供应量仅2100万枚,而法定货币则可以由国家随意印制。与哈尔·芬尼所发表的观点类似,其他人也在强调比特币有多稀缺。






? ? 比特币的实际流通数量少得可怜,只有不到1800万枚,这太不可思议了。

? ? 简直是太少了!

? ? 开罗市民都没办法人手一个!

? ? 你所需要的就是1枚比特币,它将改变你的生活。

? ? ——Charlie Shrem 2019年8月23日



币安的首席执行官赵长鹏也在推特上讨论了这个话题。许多人评论说,加密货币可以促进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大的财富转移。今天的囤户们(holder)在明天就会成为1%的人。






? ? 如果你拥有1枚比特币,从数学的角度来看,你肯定是世界上最富有的那千分之三。(2100万枚比特币/70亿人口)。

? ? ——CZ Binance? 2019年8月25日



可能你会觉得这些预测多少有点夸张,但它们并没有和现实脱节。如果比特币成为世界货币的话,它将撼动每一个金融体系,并让世界各地的人们获得一定程度的经济自由。


原文:https://bitcoinist.com/bitcoin-what-could-1-btc-be-worth-after-mass-adoption/
作者:Mathew Hrones
编译:Captain Hiro 查看全部
201908260309092433.png

(图片来源:goodfreephotos)


比特币从诞生至今已经历了10年的时间。很多人都在猜测,如果全世界都使用比特币的话,那么1枚比特币的价格到底会是多少呢?

如果全球大量财富流入比特币市场,那么比特币的价格将出现巨幅飙升。比特币的价格是否能土大木?下面让我们来看看比特币社区中的大牛们是怎么预测的。

?
哈尔·芬尼:1比特币= 1000万美元
?

哈尔·芬尼(Hal Finney)是比特币网络的首批用户。其实,比特币网络上的第一笔交易就是中本聪发给他的。就在比特币网络刚推出没几天,他就已经在考虑,如果比特币的市值等于世界上所有的财富总值,那么比特币的价格能到多少。哈尔·芬尼在密码学邮件列表上写道:


? ? 我们可以作一个有趣的猜想,想象一下如果比特币能成功,并最终成为全球的主要支付系统,那么比特币的总价值就应该等于世界上所有财富总和。我估计目前全球家庭财富总额在100万亿美元到300万亿美元之间。比特币有2100万枚,那么每枚比特的价值约为1000万美元。

? ? 因此,现在用廉价的计算机算力挖出比特币是一个不错的赌注,回报大约是1亿倍!



在比特币推出的早期,使用一台普通的计算机就能挖矿。只要你一直开着电脑,就能得到一些“毫无价值”的比特币,在当时,这听起来并不诱人。然而,哈尔·芬尼确实提出了一个很好的论点。而那些在2009年就开始挖币的人已经获得了非常可观的回报。

?
比特币的稀缺性是一大卖点
?

比特币最吸引人的特性之一就是它的稀缺性。与法定货币不同,比特币的供应量仅2100万枚,而法定货币则可以由国家随意印制。与哈尔·芬尼所发表的观点类似,其他人也在强调比特币有多稀缺。

201908260309114165.png


? ? 比特币的实际流通数量少得可怜,只有不到1800万枚,这太不可思议了。

? ? 简直是太少了!

? ? 开罗市民都没办法人手一个!

? ? 你所需要的就是1枚比特币,它将改变你的生活。

? ? ——Charlie Shrem 2019年8月23日




币安的首席执行官赵长鹏也在推特上讨论了这个话题。许多人评论说,加密货币可以促进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大的财富转移。今天的囤户们(holder)在明天就会成为1%的人。

201908260309123847.png


? ? 如果你拥有1枚比特币,从数学的角度来看,你肯定是世界上最富有的那千分之三。(2100万枚比特币/70亿人口)。

? ? ——CZ Binance? 2019年8月25日




可能你会觉得这些预测多少有点夸张,但它们并没有和现实脱节。如果比特币成为世界货币的话,它将撼动每一个金融体系,并让世界各地的人们获得一定程度的经济自由。


原文:https://bitcoinist.com/bitcoin-what-could-1-btc-be-worth-after-mass-adoption/
作者:Mathew Hrones
编译:Captain Hiro

律师观点:Bitfinex诉讼战愈演愈烈,但USDT长期风险依然可控

ccvalue 发表了文章 ? 2019-08-22 10:17 ? 来自相关话题

?由于Bitfinex为境外主体,所有管理层也并非美国居民。那么即便本次纽约高院下达了判决,在执法层面也会有相应的层层阻碍。可能产生的直接影响是,Bitfenex在纽约甚至美国的业务,将会受到相应的影响。但是,如果Bitfinex抛开美国的金融体系,且没有美国的银行账户,那么将对美国罚金的执法产生较大的阻碍。

Bitifinex与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之间的战火愈烧愈烈了。

2019年8月19日,纽约州最高法院(以下称“纽约高院”)就对纽约州总检察长(the Attorney General of the State of New York,以下称“NYAG”)和加密货币交易所Bitfinex (IFINEX INC.,以下称“Bitfinex”)之间“涉嫌混合资金、误导投资者关于其美元储备稳定币”之案件所涉及的管辖权问题作出了裁决。

针对这起备受关注的案件,Bitfinex与NYAG已经在过去几个月间进行了多轮博弈。此前,Bitfinex提出动议,请求撤销NYAG对其的调查,因为其业务与纽约之间的联系不足以触发NYAG的“个人管辖权”(Personal Jurisdiction),并且由于Tether的属性并非“证券”(Securities)或”商品”(Commodities),因此NYAG对Bitfinex商业活动的调查超出了《马丁法案》(the Martin Act)规定的执法权限,因而对此案没有”标的管辖权”(Subject matter Jurisdiction)。

然而此次纽约高院主审法官Joel M. Cohen裁决驳回了Bitfinex的上述动议,确认了本案的管辖权,并且此前对调查的暂缓令相应撤销,意味着Bitfinex应当于10月14日前按照NYAG要求向其递交与本次调查相关的所有文件。

《马丁法案》第354条规定:

“Whenever the attorney-general has determined to commence an action under this article, he may present to any justice of the supreme court, before beginning such action, an application in writing for an order directing the person or persons mentioned in the application to appear before the justice of the supreme court or referee designated in such order and answer such questions as may be put to them or to any of them, or to produce such papers, documents and books concerning the alleged fraudulent practices to which the action which he has determined to bring relates, and it shall be the duty of the justice of the supreme court to whom such application for the order is made to grant such application…”?

上述条款赋予了NYAG在根据《马丁法案》提起诉讼之前向最高法院提出书面申请,要求传唤、问询被指控牵涉欺诈行为的人员并要求其提供相关文件的权利。NYAG也正是根据了这个条款,提出了调查Bitfinex的要求。

因此,纽约高院对本次案件判断的焦点无疑是《马丁法案》是否在本案中适用。


01 Bifinex诉纽约总检察长案来龙去脉


双方在本轮交锋中最主要的法律争议点为:


1、基于Bitfinex与纽约之间的业务联系,NYAG是否对Bitfinex存在“个人管辖权”,从而,使NYAG可以根据《马丁法案》第354条对Bitfinex具备调取相关材料的执法基础?

对此,Bitfinex提出:其已经于2017年1月起停止为纽约居民服务——Bitfinex及Tether公司在修改后的服务条款中禁止任何住所地、营业地位于纽约州或在纽约州开展业务的主体在Bitfinex上进行交易;同年8月更进一步停止了为所有美国居民服务,且所有在美国的实体和企业客户都将在一年后被禁止访问Bitfinex服务。

此外,Bitfinex还声称他们进行了用户筛选以阻止美国客户在其网站上开立账户,并关闭了已开立但后来发现属于美国客户的账户。同时,Bitfinex还主张其和Tether都没有向纽约或美国的个人或实体进行过广告推广或营销。所有使用Bitfinex和Tether的用户均需认可并声明自己非纽约居民。

由此,Bitfinex认为其不应受到NYAG约束,NYAG不应根据《马丁法案》对其进行管辖。

NYAG则回应称:证据显示早至2015年1月——远早于Bitfinex服务条款变更时间,直至上述服务条款变更之后,Bitfinex及Tether都与纽约居民保持着“实质性的联系”。有证据表明两家公司:

? ? 允许位于纽约的一些客户在2017年1月30日之后在Bitfinex交易平台上进行交易;
? ? 允许位于纽约的交易者使用Bitfinex服务;
? ? 同意在2019年之前向一家总部位于纽约的虚拟货币交易所提供贷款;
? ? 在位于纽约的银行开设账户并使用其服务;以及
? ? 至少在2018年之前,通过一位居住且工作于纽约州的高管,在纽约州拥有实体(having a physical presence)。


基于NYAG上述提供的情况以及通过援引相关判例,纽约高院在本次裁决中支持了NYAG的主张。


2、Tether是否可以被认为是“证券或商品”,从而使NYAG具备“标的管辖权”?

对此,Bitfinex主张:Tether是”稳定币”的一种形式,其价值与美元和欧元等传统货币挂钩。在某些限制条件下,Tether可以一对一兑换为传统货币。但Tether(币)不构成对Tether公司的所有者权益,用户通常也不会出于投资目的购买稳定币,Tether的主要功能是促进其他虚拟货币交易。因此Tether既不具备证券属性也不具备商品属性。

对此,NYAG辩称:现阶段对Tether定性还为时过早,并指出“有理由相信某些材料最终会证明其为《马丁法案》范畴内的证券或商品。”简而言之,NYAG希望在做出最终定性前收集更多材料。NYAG认为,Tether在交易所的应用以及Bitfinex最近的IEO项目都有明显的受《马丁法案》管辖的证券发行特征。

纽约高院在本次裁决中认为:虽然其现阶段无意对Tether进行定性,但由于Bitfinex未能证明NYAG的本次调查明显不合理或是毋庸置疑地超出了《马丁法案》的范畴,并且未能援引任何判例证明Tether不受《马丁法案》管辖,因而驳回了Bitfinex动议中对“标的管辖权”提出的异议。

根据本次裁决,可以看出:

? ? 外国公司如果不开展美国业务,理论上应在纽约享有民事诉讼豁免权。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它能免于NYAG的调查(以确定其是否违反了相关法律)。(对于众多的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项目来说,这听起来不是个好消息。)
? ? 只要NYAG有合理的理由相信该公司违反了纽约法规,美国联邦宪法的正当程序条款就不会阻止其行使相应的传唤权并启动旨在查明事实的调查。


?
02 Bitfinex会被罚款吗?
?

本案判决下达后,可以说案情走向越来越对Bitfinex不利。根据本次判决,引发以下思考:


1、外国公司,在其于用户的协议中已经明确无业务往来,且用户已明确表明自己受到合同约束的情况下,是否该合同可以具备效力?那么法院根据“实质性联系”来判断其是否可以受到相应法律的管辖是否合理?

我认为,如果双方在合同中进行了明确的相应约束,那么应具备相应的效力。NYAG在本案的取证中,也相应使用了“钓鱼执法”的情况,即表示同意自身并非纽约居民,而成功的在平台上进行了交易。而该行为是否应作为其自身根本违约的情形,而该等行为造成的“实质性联系”完全应由Bitfinex来承担也许并不十分合理。且作为交易所,其需要承担的“鉴别”以及“KYC”的责任也会相应加重。但是,另一个角度,如果交易所故意留出相应空间来接纳纽约用户,又可能使得未来执法上又更大的问题。

本次高院对于“实质性联系”的判断,实为在这个问题上表明了相应态度。监管会以实质上的交易作为判决基础。而美国作为判例法国家,该判决可能影响后续相关案例的判决方向。


2、若继续NYAG的调查和取证,可能最终对Bitfinex作出怎样的裁决?

目前纽约最高法院仅仅是对于NYAG是否可以对Bitfenex进行调查和取证等事项进行相应裁决,但是对于调查的结果,是最终走向刑事诉讼还是开出一张罚单的判断还为时过早。

但是,我们梳理一下部分之前发生的案例:

(1)2019年1月,数字货币交易所RGCoins所有者Rosen Yosifov,一位非美国数字货币交易所负责人,由于有意或无意触犯美国反洗钱及制裁相关法律而遭美国政府“全球执法”将被引渡到美国。

(2)2018年8月,美国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ancial Crimes Enforcement Network)周三晚间对BTC-e处以创历史最高纪录的1.1亿美元罚款,并对俄罗斯人Alexander Vinnik罚款1,200万美元,美国表示Vinnik是总部位于塞舌尔的一家公司的实益拥有人,而这家公司管理着BTC-e。开出这些罚单之前,依据美国司法部在北加利福尼亚州一家地区法院提出的21项指控,应美国政府部门要求,Vinnik后在希腊被逮捕。

(3)美国金融衍生品最高监管机构CFTC禁止Cabbage Tech公司和其主要负责人Patrick K. McDonnell进行数字资产的期货交易。纽约东区法院对CFTC禁令予以承认,判决被告Cabbage Terch或称Coin Drop Markets和其负责人McDonnnell因为欺骗客户违反《商品交易法》,永久禁止进行数字资产期货交易,处罚金大约在87万1287美元——116万1716美元之间,赔偿受害者29万429美元。

上述案例可以看出,美国相关监管机构持续性的对各大交易平台进行监管,并处以罚金甚至刑事处罚。即使是面向美国境外的交易所,美国的监管机构一贯态度仍然是以“实际联系”作为相应判决和处罚的依据。


3、本案最终形成判决后,纽约高院能如何执法?以及未来可能对USDT产生怎样的影响?

由于Bitfinex为境外主体,所有管理层也并非美国居民。那么即便本次纽约高院下达了判决,在执法层面也会有相应的层层阻碍。可能产生的直接影响是,Bitfenex在纽约甚至美国的业务,将会受到相应的影响。但是,如果Bitfinex抛开美国的金融体系,且没有美国的银行账户,那么将对美国罚金的执法产生较大的阻碍。

现阶段Tether的美国银行风险已经基本被消化。如果美国监管机构对Bitfinex没有作出实质的刑事处罚,长期来看,USDT很可能并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其实,虽然诉讼战愈演愈烈,USDT的价格却依然坚挺,其市场表现也说明了这一点。

个人认为,无论出于何种原因(政治因素、主审法官个人倾向性等),本次裁决或多或少透露出纽约高院对NYAG一定程度的偏袒。相比NYAG模糊笼统的意见主张(尤其是针对“标的管辖权”部分),Bitfinex在本案中提出的抗辩要更加明确且具有说服力。然而主审法官最终还是支持了NYAG的主张,为其调查开了绿灯。

市场上有很多的加密货币交易所,Bitfinex是其中为数不多扮演“坏小子“角色的一个。它就像一个战士,坚持起诉了NYAG而非直接顺应了监管意见,并且正在全面迎接着下一轮来自NYAG的挑战。最新消息显示,在经历了上述法院裁决之后,Bitfinex决定对纽约高院昨天的判决提起上诉,坚持主张NYAG不具备相应管辖权。

我们将持续关注着事态的走向。但无论本案如何推进,都会是交易所和美国监管之间的一场硬碰硬的对决,也会对于推动美国乃至全球数字货币的监管及法律的进程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援引本案判决书:

https://iapps.courts.state.ny.us/nyscef/ViewDocument?docIndex=3VoKZl7wi8ozNi6K6wcxCA==


作者:王漪嘉。数字货币领域资深律师 ,美国西北大学法学硕士,服务于数字货币领域顶级交易所、矿场、矿池、数字货币银行等。 查看全部
yuriskonsult_tether_i_bitfinex_steyblkoin_usdt_obespechen_na_74.jpg

?由于Bitfinex为境外主体,所有管理层也并非美国居民。那么即便本次纽约高院下达了判决,在执法层面也会有相应的层层阻碍。可能产生的直接影响是,Bitfenex在纽约甚至美国的业务,将会受到相应的影响。但是,如果Bitfinex抛开美国的金融体系,且没有美国的银行账户,那么将对美国罚金的执法产生较大的阻碍。

Bitifinex与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之间的战火愈烧愈烈了。

2019年8月19日,纽约州最高法院(以下称“纽约高院”)就对纽约州总检察长(the Attorney General of the State of New York,以下称“NYAG”)和加密货币交易所Bitfinex (IFINEX INC.,以下称“Bitfinex”)之间“涉嫌混合资金、误导投资者关于其美元储备稳定币”之案件所涉及的管辖权问题作出了裁决。

针对这起备受关注的案件,Bitfinex与NYAG已经在过去几个月间进行了多轮博弈。此前,Bitfinex提出动议,请求撤销NYAG对其的调查,因为其业务与纽约之间的联系不足以触发NYAG的“个人管辖权”(Personal Jurisdiction),并且由于Tether的属性并非“证券”(Securities)或”商品”(Commodities),因此NYAG对Bitfinex商业活动的调查超出了《马丁法案》(the Martin Act)规定的执法权限,因而对此案没有”标的管辖权”(Subject matter Jurisdiction)。

然而此次纽约高院主审法官Joel M. Cohen裁决驳回了Bitfinex的上述动议,确认了本案的管辖权,并且此前对调查的暂缓令相应撤销,意味着Bitfinex应当于10月14日前按照NYAG要求向其递交与本次调查相关的所有文件。

《马丁法案》第354条规定:

“Whenever the attorney-general has determined to commence an action under this article, he may present to any justice of the supreme court, before beginning such action, an application in writing for an order directing the person or persons mentioned in the application to appear before the justice of the supreme court or referee designated in such order and answer such questions as may be put to them or to any of them, or to produce such papers, documents and books concerning the alleged fraudulent practices to which the action which he has determined to bring relates, and it shall be the duty of the justice of the supreme court to whom such application for the order is made to grant such application…”?

上述条款赋予了NYAG在根据《马丁法案》提起诉讼之前向最高法院提出书面申请,要求传唤、问询被指控牵涉欺诈行为的人员并要求其提供相关文件的权利。NYAG也正是根据了这个条款,提出了调查Bitfinex的要求。

因此,纽约高院对本次案件判断的焦点无疑是《马丁法案》是否在本案中适用。


01 Bifinex诉纽约总检察长案来龙去脉


双方在本轮交锋中最主要的法律争议点为:


1、基于Bitfinex与纽约之间的业务联系,NYAG是否对Bitfinex存在“个人管辖权”,从而,使NYAG可以根据《马丁法案》第354条对Bitfinex具备调取相关材料的执法基础?

对此,Bitfinex提出:其已经于2017年1月起停止为纽约居民服务——Bitfinex及Tether公司在修改后的服务条款中禁止任何住所地、营业地位于纽约州或在纽约州开展业务的主体在Bitfinex上进行交易;同年8月更进一步停止了为所有美国居民服务,且所有在美国的实体和企业客户都将在一年后被禁止访问Bitfinex服务。

此外,Bitfinex还声称他们进行了用户筛选以阻止美国客户在其网站上开立账户,并关闭了已开立但后来发现属于美国客户的账户。同时,Bitfinex还主张其和Tether都没有向纽约或美国的个人或实体进行过广告推广或营销。所有使用Bitfinex和Tether的用户均需认可并声明自己非纽约居民。

由此,Bitfinex认为其不应受到NYAG约束,NYAG不应根据《马丁法案》对其进行管辖。

NYAG则回应称:证据显示早至2015年1月——远早于Bitfinex服务条款变更时间,直至上述服务条款变更之后,Bitfinex及Tether都与纽约居民保持着“实质性的联系”。有证据表明两家公司:


? ? 允许位于纽约的一些客户在2017年1月30日之后在Bitfinex交易平台上进行交易;
? ? 允许位于纽约的交易者使用Bitfinex服务;
? ? 同意在2019年之前向一家总部位于纽约的虚拟货币交易所提供贷款;
? ? 在位于纽约的银行开设账户并使用其服务;以及
? ? 至少在2018年之前,通过一位居住且工作于纽约州的高管,在纽约州拥有实体(having a physical presence)。



基于NYAG上述提供的情况以及通过援引相关判例,纽约高院在本次裁决中支持了NYAG的主张。


2、Tether是否可以被认为是“证券或商品”,从而使NYAG具备“标的管辖权”?

对此,Bitfinex主张:Tether是”稳定币”的一种形式,其价值与美元和欧元等传统货币挂钩。在某些限制条件下,Tether可以一对一兑换为传统货币。但Tether(币)不构成对Tether公司的所有者权益,用户通常也不会出于投资目的购买稳定币,Tether的主要功能是促进其他虚拟货币交易。因此Tether既不具备证券属性也不具备商品属性。

对此,NYAG辩称:现阶段对Tether定性还为时过早,并指出“有理由相信某些材料最终会证明其为《马丁法案》范畴内的证券或商品。”简而言之,NYAG希望在做出最终定性前收集更多材料。NYAG认为,Tether在交易所的应用以及Bitfinex最近的IEO项目都有明显的受《马丁法案》管辖的证券发行特征。

纽约高院在本次裁决中认为:虽然其现阶段无意对Tether进行定性,但由于Bitfinex未能证明NYAG的本次调查明显不合理或是毋庸置疑地超出了《马丁法案》的范畴,并且未能援引任何判例证明Tether不受《马丁法案》管辖,因而驳回了Bitfinex动议中对“标的管辖权”提出的异议。

根据本次裁决,可以看出:


? ? 外国公司如果不开展美国业务,理论上应在纽约享有民事诉讼豁免权。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它能免于NYAG的调查(以确定其是否违反了相关法律)。(对于众多的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项目来说,这听起来不是个好消息。)
? ? 只要NYAG有合理的理由相信该公司违反了纽约法规,美国联邦宪法的正当程序条款就不会阻止其行使相应的传唤权并启动旨在查明事实的调查。



?
02 Bitfinex会被罚款吗?
?

本案判决下达后,可以说案情走向越来越对Bitfinex不利。根据本次判决,引发以下思考:


1、外国公司,在其于用户的协议中已经明确无业务往来,且用户已明确表明自己受到合同约束的情况下,是否该合同可以具备效力?那么法院根据“实质性联系”来判断其是否可以受到相应法律的管辖是否合理?

我认为,如果双方在合同中进行了明确的相应约束,那么应具备相应的效力。NYAG在本案的取证中,也相应使用了“钓鱼执法”的情况,即表示同意自身并非纽约居民,而成功的在平台上进行了交易。而该行为是否应作为其自身根本违约的情形,而该等行为造成的“实质性联系”完全应由Bitfinex来承担也许并不十分合理。且作为交易所,其需要承担的“鉴别”以及“KYC”的责任也会相应加重。但是,另一个角度,如果交易所故意留出相应空间来接纳纽约用户,又可能使得未来执法上又更大的问题。

本次高院对于“实质性联系”的判断,实为在这个问题上表明了相应态度。监管会以实质上的交易作为判决基础。而美国作为判例法国家,该判决可能影响后续相关案例的判决方向。


2、若继续NYAG的调查和取证,可能最终对Bitfinex作出怎样的裁决?

目前纽约最高法院仅仅是对于NYAG是否可以对Bitfenex进行调查和取证等事项进行相应裁决,但是对于调查的结果,是最终走向刑事诉讼还是开出一张罚单的判断还为时过早。

但是,我们梳理一下部分之前发生的案例:

(1)2019年1月,数字货币交易所RGCoins所有者Rosen Yosifov,一位非美国数字货币交易所负责人,由于有意或无意触犯美国反洗钱及制裁相关法律而遭美国政府“全球执法”将被引渡到美国。

(2)2018年8月,美国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ancial Crimes Enforcement Network)周三晚间对BTC-e处以创历史最高纪录的1.1亿美元罚款,并对俄罗斯人Alexander Vinnik罚款1,200万美元,美国表示Vinnik是总部位于塞舌尔的一家公司的实益拥有人,而这家公司管理着BTC-e。开出这些罚单之前,依据美国司法部在北加利福尼亚州一家地区法院提出的21项指控,应美国政府部门要求,Vinnik后在希腊被逮捕。

(3)美国金融衍生品最高监管机构CFTC禁止Cabbage Tech公司和其主要负责人Patrick K. McDonnell进行数字资产的期货交易。纽约东区法院对CFTC禁令予以承认,判决被告Cabbage Terch或称Coin Drop Markets和其负责人McDonnnell因为欺骗客户违反《商品交易法》,永久禁止进行数字资产期货交易,处罚金大约在87万1287美元——116万1716美元之间,赔偿受害者29万429美元。

上述案例可以看出,美国相关监管机构持续性的对各大交易平台进行监管,并处以罚金甚至刑事处罚。即使是面向美国境外的交易所,美国的监管机构一贯态度仍然是以“实际联系”作为相应判决和处罚的依据。


3、本案最终形成判决后,纽约高院能如何执法?以及未来可能对USDT产生怎样的影响?

由于Bitfinex为境外主体,所有管理层也并非美国居民。那么即便本次纽约高院下达了判决,在执法层面也会有相应的层层阻碍。可能产生的直接影响是,Bitfenex在纽约甚至美国的业务,将会受到相应的影响。但是,如果Bitfinex抛开美国的金融体系,且没有美国的银行账户,那么将对美国罚金的执法产生较大的阻碍。

现阶段Tether的美国银行风险已经基本被消化。如果美国监管机构对Bitfinex没有作出实质的刑事处罚,长期来看,USDT很可能并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其实,虽然诉讼战愈演愈烈,USDT的价格却依然坚挺,其市场表现也说明了这一点。

个人认为,无论出于何种原因(政治因素、主审法官个人倾向性等),本次裁决或多或少透露出纽约高院对NYAG一定程度的偏袒。相比NYAG模糊笼统的意见主张(尤其是针对“标的管辖权”部分),Bitfinex在本案中提出的抗辩要更加明确且具有说服力。然而主审法官最终还是支持了NYAG的主张,为其调查开了绿灯。

市场上有很多的加密货币交易所,Bitfinex是其中为数不多扮演“坏小子“角色的一个。它就像一个战士,坚持起诉了NYAG而非直接顺应了监管意见,并且正在全面迎接着下一轮来自NYAG的挑战。最新消息显示,在经历了上述法院裁决之后,Bitfinex决定对纽约高院昨天的判决提起上诉,坚持主张NYAG不具备相应管辖权。

我们将持续关注着事态的走向。但无论本案如何推进,都会是交易所和美国监管之间的一场硬碰硬的对决,也会对于推动美国乃至全球数字货币的监管及法律的进程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援引本案判决书:

https://iapps.courts.state.ny.us/nyscef/ViewDocument?docIndex=3VoKZl7wi8ozNi6K6wcxCA==


作者:王漪嘉。数字货币领域资深律师 ,美国西北大学法学硕士,服务于数字货币领域顶级交易所、矿场、矿池、数字货币银行等。

观点:长尾市场是DEX的未来吗?

chengpishu 发表了文章 ? 2019-08-16 10:33 ? 来自相关话题

(长尾市场简图,来自维基百科)

前言:长尾市场是指那些原来不受到重视的销量小但种类多的产品或服务由于总量巨大,累积起来的总收益超过主流产品的现象。比如豆瓣当年的增长,离不开长尾效应。

那么代币的长尾市场对于去中心化交易所来说是否足够的重要?



为方便阅读,以下名词将用英文代替。
DEX:去中心化交易所
CEX:中心化交易所


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最明显的用途之一,就是可以进行无需许可、非保管资产性的交易。通常来说实现这一用途的方式是通过“分散交换”或者是“去中心化交易所”。

虽然有许多的DEX不断涌现出来,但是和大多数CEX相比,使用DEX的人还只是少数。(光是币安就能顶上四个主要DEX交易量的1000倍,这四个主要的DEX为Uniswap,Kyber,0x,DutchX)。

如果去中心化交易所真的是未来的趋势的话,为什么数据会那么难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现象?

作者的假设是,DEX的市场其实比人们预想的要小的多。DEX正真的闪光点是在于为数字资产提供了一个长尾市场。

因为在其他时候,大多数人们更喜欢在中心化交易所进行交易。(人们更愿意选择方便快捷的服务) 而所谓的数字资产长尾市场应该在于:中心化交易所不支持的代币或者是市场。

不支持的代币要么太小,要么风险太大,或者是极具竞争性的交易所代币。

太小:指的是低于一定交易量阈值的代币,泛指那些成交量低迷的代币。

高风险:指的是不存在高度监管,具有很高风险的代币。

竞争性:指的是那些不同交易所发行的代币,他们的利益是冲突的。

举一个满足上述三个特点的代币,就是Bitfinex发行的LEO。

唯一支持LEO的CEX就是Bitfinex自己,而他们本身就是代币的发行方。LEO在刚上线的时候,成交量非常低迷(每天的交易量大概只有500万美元左右)。

在监管政策上,LEO不支持美国的投资者购买(Bitfinex可以随时更改白皮书或者是每月回购LEO的比例,即使这样的可能性不大,但这也使LEO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性)。

同时LEO和其他交易所的平台币是处于一种竞争关系,没有一家CEX愿意把自己发行的代币放在其他CEX上生成一个交易对,因为你无法知晓他们在自己的中心化体系中,是否利用不存在的硬币进行恶意操作。所以美国投资者想要获得LEO的话只能通过两种途径,OTC或者是DEX。

不支持的市场要么是新的交易对(例如早期的ETH),要么是在一个新的交易场景中(例如游戏或者应用程序,像是积分,游戏装备,虚拟宠物等)。

这些市场和那些CEX所不愿支持的代币,就价值层面来进行比较的话,前期可能会显得微不足道。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市场假如能够服务或满足大多人需求的话,将会变得举足轻重。(我们举个现实的例子,例如初期的以太坊并没有太大的法币价值体现,正真的法币价值爆发点是在ICO)。

DEX为投机者们提供了一些比较与众不同的服务:更加丰富的数字资产种类和更多的市场。

按道理来说,它们并不需和主流的老牌CEX竞争。那些新兴的CEX才是它们的竞争对象。因为新兴的CEX才可能在更多(币种的)市场上与DEX竞争,但这些CEX可能会处于一个弱势。

因为交易者们在面对这些具有高度风险的代币和市场的时候,他们更想利用非保管性交易来保证自己数字资产的安全性。 因此,去中心化交易所未来的成功,是和数字资产长尾市场未来的成功息息相关的。(长尾市场的尾巴需要足够的长)。

如果你想象一个由比特币占据主导市场的未来,那么人们能够使用带有权益和功能的令牌将会变得少之又少, DEX的存在将会变的并不重要。(根据之前的文上所述,大多数人们更喜欢在CEX上进行主流代币的交易)

但是如果你想象一个拥有数百万种不同令牌的未来,很多人都会使用不同的代币去获得不同的服务和权益。就算这些令牌的市场都只存在于市场的长尾之中,那么去DEX就已经非常的成功了。

而且我们完全无法排除DEX成为主流的一种可能性:

1.? ? 如果DEX的交易深度和流动性超过CEX。

2.? ? 监管的压力迫使中心化交易所迁移到DEX(参考币安)。

3.? ? 在DEX之外的创新,创造巨大的本地加密用户基础。

例如,基于web3的应用程序,DEX完全可以作为游戏和应用程序中一个便捷的交换接口。(去除DEX作为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一个概念,“DEX”的本意是分散式交换。小巧的分散式交换接口/插件将会取代去中心化平台的存在。在此它更像一个便于价值交换的快捷工具而不是平台。

就我身边听到的一些关于DEX所最常见的论点是(按人们所提及的频率来进行排序):

1.非保管性交易,用户的资金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减少被黑客攻击的风险,项目方卷钱跑路)。

2.匿名(提供秘密交易的工具==>避税,实现资本外逃)。

3.更宽泛的代币市场。

但我敢打赌决定DEX未来的重要因素,以上这三点应该倒过来说。

宽泛的市场是最为重要的,其次是被作为资本外逃的工具,最后的保证交易的安全性是少数人才关心的事。

我想很多人不会同意这个观点,你觉得呢?

本文主要来自TonySong关于DEX的观点,关于DEX还有一些内容我也做一些补充:

关于LEO:

事实上LEO已经在OKEX,GATE,ZB等主流CEX上线。作为一代枭雄的稳定币USDT,背后的Bitfinex也上线了USDC,USDK等交易币种。所以是曾经王者开始衰败,还是他们组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呢?

为什么做长尾市场的不能是CEX:

大多数的项目方其实并不愿意和CEX合作,因为他们无法完全信任CEX,也无法防止他们作恶。加之CEX上币假如越来越没有底线的话,无论是用户还是市场,都将沦为投机的工具,这将是一连串连锁效应。

分散交换更适合作为一个小型的接口,例如着名团队JUST做出的P3D,分散式交换更像一个转换P3D和ETH价值的插件。也就是作者对DEX未来提出的假设之一,作为应用程序的零部件。

而0X、Uniswap这些去中心化交易所,则为用户提供了更多币种市场的交易深度,不仅限于单一币种的交换场景。用平台形容更为合适。无论是分散式交换还是去中心化交易所,他们都能够为用户提供资金安全保障。

长尾市场并不好做:

困难之处是在于如何连接长尾市场。比方涉及到一些需要跨链交互的市场,那么需要的人工成本将是非常高昂的。

假如出现一种分布式商业的架构体系,或者是一类全新的交易撮合算法,那么就是完全颠覆现有的中心化商业模式,这就更像是一个崭新的人类社会文明。还有一些DEX为了合规,拥抱监管(例如鲸交所,他们的用户就涉及到了KYC问题),那么这种DEX就很难成为漏税、资本外逃的工具。

技术和市场是处于并行的一个状态,而中心化的效率大大超过了去中心化,并且安全永远只是少数人的需求,也是DEX最容易实现的点。如何设计自驱的DEX接入长尾市场可能是个不错的方向。

(完)


参考资料:https://tonysheng.substack.com/p/niche-markets-most-likely-driver
编译:17
编辑:风答 查看全部
20190815210202sAmv.jpeg

(长尾市场简图,来自维基百科)


前言:长尾市场是指那些原来不受到重视的销量小但种类多的产品或服务由于总量巨大,累积起来的总收益超过主流产品的现象。比如豆瓣当年的增长,离不开长尾效应。

那么代币的长尾市场对于去中心化交易所来说是否足够的重要?




为方便阅读,以下名词将用英文代替。
DEX:去中心化交易所
CEX:中心化交易所



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最明显的用途之一,就是可以进行无需许可、非保管资产性的交易。通常来说实现这一用途的方式是通过“分散交换”或者是“去中心化交易所”。

虽然有许多的DEX不断涌现出来,但是和大多数CEX相比,使用DEX的人还只是少数。(光是币安就能顶上四个主要DEX交易量的1000倍,这四个主要的DEX为Uniswap,Kyber,0x,DutchX)。

如果去中心化交易所真的是未来的趋势的话,为什么数据会那么难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现象?

作者的假设是,DEX的市场其实比人们预想的要小的多。DEX正真的闪光点是在于为数字资产提供了一个长尾市场。

因为在其他时候,大多数人们更喜欢在中心化交易所进行交易。(人们更愿意选择方便快捷的服务) 而所谓的数字资产长尾市场应该在于:中心化交易所不支持的代币或者是市场。

不支持的代币要么太小,要么风险太大,或者是极具竞争性的交易所代币。

太小:指的是低于一定交易量阈值的代币,泛指那些成交量低迷的代币。

高风险:指的是不存在高度监管,具有很高风险的代币。

竞争性:指的是那些不同交易所发行的代币,他们的利益是冲突的。

举一个满足上述三个特点的代币,就是Bitfinex发行的LEO。

唯一支持LEO的CEX就是Bitfinex自己,而他们本身就是代币的发行方。LEO在刚上线的时候,成交量非常低迷(每天的交易量大概只有500万美元左右)。

在监管政策上,LEO不支持美国的投资者购买(Bitfinex可以随时更改白皮书或者是每月回购LEO的比例,即使这样的可能性不大,但这也使LEO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性)。

同时LEO和其他交易所的平台币是处于一种竞争关系,没有一家CEX愿意把自己发行的代币放在其他CEX上生成一个交易对,因为你无法知晓他们在自己的中心化体系中,是否利用不存在的硬币进行恶意操作。所以美国投资者想要获得LEO的话只能通过两种途径,OTC或者是DEX。

不支持的市场要么是新的交易对(例如早期的ETH),要么是在一个新的交易场景中(例如游戏或者应用程序,像是积分,游戏装备,虚拟宠物等)。

这些市场和那些CEX所不愿支持的代币,就价值层面来进行比较的话,前期可能会显得微不足道。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市场假如能够服务或满足大多人需求的话,将会变得举足轻重。(我们举个现实的例子,例如初期的以太坊并没有太大的法币价值体现,正真的法币价值爆发点是在ICO)。

DEX为投机者们提供了一些比较与众不同的服务:更加丰富的数字资产种类和更多的市场。

按道理来说,它们并不需和主流的老牌CEX竞争。那些新兴的CEX才是它们的竞争对象。因为新兴的CEX才可能在更多(币种的)市场上与DEX竞争,但这些CEX可能会处于一个弱势。

因为交易者们在面对这些具有高度风险的代币和市场的时候,他们更想利用非保管性交易来保证自己数字资产的安全性。 因此,去中心化交易所未来的成功,是和数字资产长尾市场未来的成功息息相关的。(长尾市场的尾巴需要足够的长)。

如果你想象一个由比特币占据主导市场的未来,那么人们能够使用带有权益和功能的令牌将会变得少之又少, DEX的存在将会变的并不重要。(根据之前的文上所述,大多数人们更喜欢在CEX上进行主流代币的交易)

但是如果你想象一个拥有数百万种不同令牌的未来,很多人都会使用不同的代币去获得不同的服务和权益。就算这些令牌的市场都只存在于市场的长尾之中,那么去DEX就已经非常的成功了。

而且我们完全无法排除DEX成为主流的一种可能性:

1.? ? 如果DEX的交易深度和流动性超过CEX。

2.? ? 监管的压力迫使中心化交易所迁移到DEX(参考币安)。

3.? ? 在DEX之外的创新,创造巨大的本地加密用户基础。

例如,基于web3的应用程序,DEX完全可以作为游戏和应用程序中一个便捷的交换接口。(去除DEX作为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一个概念,“DEX”的本意是分散式交换。小巧的分散式交换接口/插件将会取代去中心化平台的存在。在此它更像一个便于价值交换的快捷工具而不是平台。

就我身边听到的一些关于DEX所最常见的论点是(按人们所提及的频率来进行排序):

1.非保管性交易,用户的资金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减少被黑客攻击的风险,项目方卷钱跑路)。

2.匿名(提供秘密交易的工具==>避税,实现资本外逃)。

3.更宽泛的代币市场。

但我敢打赌决定DEX未来的重要因素,以上这三点应该倒过来说。

宽泛的市场是最为重要的,其次是被作为资本外逃的工具,最后的保证交易的安全性是少数人才关心的事。

我想很多人不会同意这个观点,你觉得呢?

本文主要来自TonySong关于DEX的观点,关于DEX还有一些内容我也做一些补充:

关于LEO:

事实上LEO已经在OKEX,GATE,ZB等主流CEX上线。作为一代枭雄的稳定币USDT,背后的Bitfinex也上线了USDC,USDK等交易币种。所以是曾经王者开始衰败,还是他们组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呢?

为什么做长尾市场的不能是CEX:

大多数的项目方其实并不愿意和CEX合作,因为他们无法完全信任CEX,也无法防止他们作恶。加之CEX上币假如越来越没有底线的话,无论是用户还是市场,都将沦为投机的工具,这将是一连串连锁效应。

分散交换更适合作为一个小型的接口,例如着名团队JUST做出的P3D,分散式交换更像一个转换P3D和ETH价值的插件。也就是作者对DEX未来提出的假设之一,作为应用程序的零部件。

而0X、Uniswap这些去中心化交易所,则为用户提供了更多币种市场的交易深度,不仅限于单一币种的交换场景。用平台形容更为合适。无论是分散式交换还是去中心化交易所,他们都能够为用户提供资金安全保障。

长尾市场并不好做:

困难之处是在于如何连接长尾市场。比方涉及到一些需要跨链交互的市场,那么需要的人工成本将是非常高昂的。

假如出现一种分布式商业的架构体系,或者是一类全新的交易撮合算法,那么就是完全颠覆现有的中心化商业模式,这就更像是一个崭新的人类社会文明。还有一些DEX为了合规,拥抱监管(例如鲸交所,他们的用户就涉及到了KYC问题),那么这种DEX就很难成为漏税、资本外逃的工具。

技术和市场是处于并行的一个状态,而中心化的效率大大超过了去中心化,并且安全永远只是少数人的需求,也是DEX最容易实现的点。如何设计自驱的DEX接入长尾市场可能是个不错的方向。

(完)


参考资料:https://tonysheng.substack.com/p/niche-markets-most-likely-driver
编译:17
编辑:风答

福布斯:加密货币交易所监管将面临哪些挑战?

8btc 发表了文章 ? 2019-08-16 10:06 ? 来自相关话题

Coinfirm公司最近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全球216家加密货币交易所中只有14%具有监管机构的许可。考虑到很多司法管辖区内的加密货币交易所都发生过黑客攻击、诈骗以及市场操纵等情况,如此低的监管覆盖率不足为奇。

Forbes认为,统计数据部分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仍在研究如何对加密货币和相关金融中介机构进行监管。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将面临很多挑战:

1.在降低风险的同时充分利用金融创新。监管机构和企业必须努力了解对方在合作制定监管标准时的立场,对交易所实施严格的监管政策可能会使其转移到监管宽松的司法管辖区内。当不同国家的政府应用不同的加密定义并采用不同的加密政策时,就会出现这种不一致的情况。

2.加密货币模糊的定位。目前,不同类型的加密资产之间的区别及其法律地位仍然模糊不清。现行的证券法在数字货币发明之前就已存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使用70多年前的Howey测试方法来确定投资性的代币是否是证券。不过,某些SEC官员承认市值排名前二的加密货币比特币和以太坊并非证券。

3.分散的监管体系。除了在联邦层面拥有多个监管机构外,美国的金融系统还把一些职责下方到各州。CFTC前主席Timothy Massad表示,国会距离解决加密资产的监管问题还有很大的鸿沟。Massad写道,

“所有加密资产交易网站都应该发布相同的警告,因为监管方面的鸿沟宽且危险。现在的情况是,欺诈很普遍,投资者保护很薄弱。这个鸿沟是我们支离破碎的监管体系造成的。虽然少数机构拥有一定的管辖权,但没有那个机构拥有足够的权力。鸿沟正处于交易活动最频繁的地方。”

4.金融技术创新。加密资产等金融技术在早期创新的过程中往往不是那么成熟稳健,这应该允许用户进行规避或内部控制。此外,加密交易所可能会承担多种功能,同时作为市场、经纪人、托管方甚至是资产的专有持有者。这可能导致难以监管的利益冲突风险增加。与股票和商品交易所相比,该领域还缺乏足够的对交易或账户进行监管的第三方工具。

这种监管的缺失会导致加密货币市场对市场诚信和投资者保护造成持续威胁。 《彭博商业周刊》在2019年7月25日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了加密交易所操纵交易的问题。作者表示,“交易股票等传统资产的主要交易所会受到严格的监管。但加密货币交易所没有这些,投资者无法知道他们看到的交易量和价格真实与否。”前CFTC主席Gary Gensler指出,该监管机构的重点是通过防止市场操纵来保护投资者。

美国一些州在数字资产监管方面起到了带头作用。

怀俄明州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联盟的Caitlin Long提到怀俄明州通过了13条符合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的法律,并制定了建立直接产权的监管框架,确保拥有加密货币的人受到保护。他们的重点是使消费者免受交易所或托管人破产的影响。

?
图片来源:pixabay
作者 Xiu MU
本文来自比推bitpush.news,转载需注明出处。 查看全部
20190816081105vkum.jpg

Coinfirm公司最近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全球216家加密货币交易所中只有14%具有监管机构的许可。考虑到很多司法管辖区内的加密货币交易所都发生过黑客攻击、诈骗以及市场操纵等情况,如此低的监管覆盖率不足为奇。

Forbes认为,统计数据部分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仍在研究如何对加密货币和相关金融中介机构进行监管。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将面临很多挑战:

1.在降低风险的同时充分利用金融创新。监管机构和企业必须努力了解对方在合作制定监管标准时的立场,对交易所实施严格的监管政策可能会使其转移到监管宽松的司法管辖区内。当不同国家的政府应用不同的加密定义并采用不同的加密政策时,就会出现这种不一致的情况。

2.加密货币模糊的定位。目前,不同类型的加密资产之间的区别及其法律地位仍然模糊不清。现行的证券法在数字货币发明之前就已存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使用70多年前的Howey测试方法来确定投资性的代币是否是证券。不过,某些SEC官员承认市值排名前二的加密货币比特币和以太坊并非证券。

3.分散的监管体系。除了在联邦层面拥有多个监管机构外,美国的金融系统还把一些职责下方到各州。CFTC前主席Timothy Massad表示,国会距离解决加密资产的监管问题还有很大的鸿沟。Massad写道,

“所有加密资产交易网站都应该发布相同的警告,因为监管方面的鸿沟宽且危险。现在的情况是,欺诈很普遍,投资者保护很薄弱。这个鸿沟是我们支离破碎的监管体系造成的。虽然少数机构拥有一定的管辖权,但没有那个机构拥有足够的权力。鸿沟正处于交易活动最频繁的地方。”

4.金融技术创新。加密资产等金融技术在早期创新的过程中往往不是那么成熟稳健,这应该允许用户进行规避或内部控制。此外,加密交易所可能会承担多种功能,同时作为市场、经纪人、托管方甚至是资产的专有持有者。这可能导致难以监管的利益冲突风险增加。与股票和商品交易所相比,该领域还缺乏足够的对交易或账户进行监管的第三方工具。

这种监管的缺失会导致加密货币市场对市场诚信和投资者保护造成持续威胁。 《彭博商业周刊》在2019年7月25日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了加密交易所操纵交易的问题。作者表示,“交易股票等传统资产的主要交易所会受到严格的监管。但加密货币交易所没有这些,投资者无法知道他们看到的交易量和价格真实与否。”前CFTC主席Gary Gensler指出,该监管机构的重点是通过防止市场操纵来保护投资者。

美国一些州在数字资产监管方面起到了带头作用。

怀俄明州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联盟的Caitlin Long提到怀俄明州通过了13条符合王中王资枓王中王资料链的法律,并制定了建立直接产权的监管框架,确保拥有加密货币的人受到保护。他们的重点是使消费者免受交易所或托管人破产的影响。

?
图片来源:pixabay
作者 Xiu MU
本文来自比推bitpush.news,转载需注明出处。

币安、火币,有护城河吗?

huoxing 发表了文章 ? 2019-08-13 11:25 ? 来自相关话题

一线交易所的竞争,主要集中在两个点上:拿牌照、打造“赚钱效应”。



如果问你,目前加密资产领域,市场最大的需求是什么?

毫无疑问,是“交易”。这不接受任何反驳。既然交-易是最大的需求,是刚需,也是所有市场活力的起点和终点。

那么,“交易所”在这个领域,就成了兵家必争之地。但凡有点野心的,不参与下交-易所这档子事儿,就不好意思出来摆谱。

同样的,在2017年,2018年,都出现了一夜之间冒出无数家交易所的情况,千所大战,盛况空间。每隔一段时间,市场的从业者都会突然反省:原来交-易所还是最赚钱的行当,做交-易所也不是不能成,然后开“干”。

行情,尤其熊市的行情,是验金石,可以检测出人心人性,也能检测出团队的格局和战斗力。同样的,在牛市的时候,说的再好都没用,都赚钱都有钱的时候,谁都不屑于当个坏人;只有在熊市的时候,你看他骂不骂娘才能去评价一个人和团队的秉性。

之前,我约了几个行业里的好朋友头脑风暴,其中一位朋友的话,我记忆深刻,他认为做交易所,任何时候都是一件正确的事情。这位朋友现在沉迷于瑜伽,佛家,这计划可谓是顿悟之后的肺腑之言。那么,沿着这个话,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既然交-易所这么重要:那交易所这个事,能不能建立护城河呢?

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在于,有的领域,你发现其实是很难建立护城河的,这跟行业本身的特性有巨大的关系,不是努不努力的问题。那这样的领域,做起来就会很累,很没安全感,即便你有幸把头部的竞争对手干掉了,你也会时刻提防着自己哪天突然被别的对手干掉。

为了更好的分析这个问题,我把事物再聚焦一点,变成:币安、火币,有没有护城河?我申明一下:这两家企业,都是我个人很认可的企业,将其作为分析对象,纯粹是因为他们跻身一线,作为分析对象会更具象,更好理解。

分析一个企业的护城河,我采用了世界顶级评级机构晨星公司的一个框架来展开。在这个框架里,晨星把无形资产、转换成本、网络效应、成本优势、规模效应作为护城河的五个表现,可以作为我们理解商业护城河的重要参考。

下面,我就将根据这五个表现,来系统的分析加密资产交易所这个领域是如何运行的。


一、无形资产

无形资产的护城河表现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政府授权、专利技术、品牌。这三个主要的点,在外在表现上虽然大不相同,但在最终呈现的效果上,都体现为:让自身在市场上拥有与众不同的地位。

1、政府授权。简单来说,最普遍的体现就是“牌照”,或者特许经营。比如能源、银行、电信等行业很常见。那么,在加密资产交-易所这块,我们看到币安和火币都不约而同在往这个方向努力。从目前可查证的信息来看,币安获得了泽西、新加坡、乌干达 (美国)牌照;火币拿到了美(地区)、日、韩三国牌照。而后进者里,ZT在牌照布局上走的也很快,目前已经取得欧盟成员国爱沙尼亚以及马来西亚牌照。当然,ZG这块最重要的牌照,至今没有推出,也就没人拿到,但可以想见的是,这将是大玩家必将争取的最重要的一块牌照。

在加密资产交-易所领域,虽然去中心化交-易所炒的火热,但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里,随着各国监管的加码,牌照将成为越来越重要的竞争性优势。

2、品牌。上周末,有一位做交-易所的朋友找我聊天,咨询我在运营和市场方面的一些建议。实话说,我没有做过交-易所,在实际的运营方面可能给不了很落地可执行的建议。但是我问了他一个问题:你认为用户对于交-易所,最看重的是什么?他的回答是:体验流畅、24小时客服响应、安全。

很显然,这并不符合我作为一个加密资产投资者的诉求。我的答案:赚钱效应。这个问题跟品牌怎么联系起来呢?品牌,是我们要给用户传达的一个灵魂,说人话,就是你得给自己贴一个具有竞争优势的“标签”。

你区别于竞争对手的亮点。而这个标签肯定不是随便贴的,一定是和这个行业的本质密切相关,才能最终达成建立竞争优势的目的。比如,加密资产交-易所,你不能像奢侈品一样,给自己贴一个“纯手工打造”的高级标签,你也不能像潮牌一样给自己贴一个“时尚前卫”的标签。

加密资产交易所,对于注册用户来说,本质是交易获利,那么“赚钱效应”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诸如安全、体验等体感方面的东西。那怎么体现出“赚钱效应”呢?

我们来看看币安和火币的做法。首先,是自家的平台币,以今年为例,BNB从4.12美金,涨到了最高点的39.59美金,涨幅860%;HT则从1美金,涨到了5美金,涨幅400%。其次,是通过新增加密资产,创造出不间断的赚钱套利机会。最明显的方式就是不断推出IE0。

在币安打响IE0第一枪之后,一时间,不管大所小所,一窝蜂全部扎堆搞了IE0,短暂的盛况差点以为IC0又活了。然而,也正如之前的判断,IE0最后只会是头部交-易所玩家的游戏,正如现在一样,投资者在踩过几次坑之后,最后也只对大所的IEO还有参与的动力。

IE0本身背后体现的是交-易所对于优质项目的吸引力、孵化能力、把控能力、资金实力、资源整合能力。换句话说,最终IE0“这盘菜”端到用户面前的时候,好不好吃,就是能不能让更多的用户赚到钱,或者说看到可以赚到钱的机会。






所以,你看到很多小所的IE0,上来就是高点,然后一蹶不振,或者就是没流通盘,玩单机自己拉着玩,真实的二级市场用户根本没有赚钱的可能性。

对比起来,币安、火币的IE0从最开始的拼手速+运气,规则都变成了申购之后抽签决定;此外,上线之后,除了几倍的绝对打新涨幅之外,在回调一段时间后,都会有二次拉升的表现。

于此同时,在时不时的时候,还会出现类似股市里次新股板块的板块集体拉升行情。而这些,最终体现出来,给用户的潜台词就是:来我这里玩吧,我这里你有机会赚到钱。久而久之,“具有赚钱效应”这个品牌就深入人心了。

我们举个最极端的例子来说明“赚钱效应”的重要性——抹茶我们都知道,最近一段时间,抹茶这个交易所像一个网红一样,不断刷新自己在行业内的知名度。从势头上来说,俨然已经跻身二线,冲击一线交-易所的架势。抹茶这半年的大跃升,我们可以简单概括为几个大步骤:抢跑优质币、上线模式币、拉升平台币。

抢跑优质币的鼻祖应该是币系,只是后面没坚持下去。在抢跑优质币这件事上,抹茶发扬光大了,从最开始TT、IRIS、NEW、FET,到后面的波卡期货。而且,最后人们发现,在上面不仅可以早早买到一些不错的币,甚至最后发现有些币的最高价就是在抢跑阶段抹茶上出现的。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

上线模式币,最知名的,大概就是VDS了,而后上的FDS、HDS等已经算是锦上添花。模式币,赤裸裸的就透露出金钱的味道,而且,的确,早期从抹茶上参与模式币的人,也都赚到钱了。以致于后面给人一个潜在的印象:抹茶上的,是不是都带模式,能赚钱啊。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

拉升平台币MX。这个拉升并不是说是抹茶自己拉的,别误会。但是,抹茶从低点起来,涨了100倍+,这不管是哪股“神秘力量”所为,最终都给用户一个声音,买抹茶能赚钱,抹茶哪里买?当然只能去抹茶啊。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这几个组合拳打完之后,“上抹茶”变成了项目方的一个利好了。所以,你会发现,不管是准一线,还是说成功突围正在进军一线的交-易所玩家,几乎不约而同将自己的品牌标签往“赚钱效应”上靠。

3、专利技术。加密资产交-易所这个领域,不能说没有技术,但是一定不是技术驱动的。所以,专利技术不是竞争的要点。


二、转换成本

转换成本,就是我们更换一种产品或服务时所付出的成本。这种成本不仅仅体现在金钱上,还可能是时间、精力、劳动量的成本。比如说银行,是典型的具有转换成本护城河的行业。我们的工资卡如果绑定一种银行的话,基本上所有的业务,支付宝、微信、淘宝、券商的业务也都绑定在这一个银行卡上。即使其他的银行给出更优惠的条件,我们基本上也不会选择更换成另一家银行的服务,因为我们需要为此做的工作实在是太多了。比如高铁,当你采用一套高铁技术标准之后,你可能很多的保养维护配套设施、建造方案、电子和动力控制系统等都要配套。这个时候,你要换一套技术标准成本非常高。那交-易所存在这样的转换成本吗?答案是:几乎没有。我可以在币安开账户,也可以在火币开账户,我可以在任何一个交-易所开账户,并没有哪个交-易所能限制这一点。同样的,我的资产可以在这些平台之间转移。所以,寄希望于通过拉升用户的转换成本来建立护城河,在交-易所这个行当行不通。


三、网络效应

网络效应护城河就是随着用户人数的增加,他们的产品或服务的价值也在提高。比如说,腾讯的社交产品微信,由于你的同事、亲人、朋友、合作伙伴等等都在用微信相互协作和沟通。这个即便再出现一个比微信更好用的产品,但你的这些社会关系不去用,你依然不会选择它。那么,我们问一句话,随着用户数的提升,交-易所的产品或服务的价值有得到提高吗?似乎有那么一点,但是不强。你不会因为你的同事、朋友都用币安,而离不开币安。但是,可能会因为他们都在用币安,在同等条件下,更信赖币安。所以,寄希望于通过创造网络效应来建立护城河,也不是一个好的方向。


四、成本优势

这种护城河常见于生产标准化产品的行业,其产品的可替代性较强。成本优势护城河主要来自四个方面,先进的流程优势、优越的地理位置、与众不同的资源和规模效应。交-易所这个领域,主要的成本支出包括人工成本、办公设备成本、服务器成本、宣发成本、风控成本等。而这些成本支出当中,很难有特殊方法可以建立起巨大的优势。并且,比起利润,这些成本所占的比例本身比较小,不具有大幅压缩的空间。


五、规模优势

放到交-易所这个行业,规模优势带来的最大好处在于,提升了交易深度。这对于大户交-易者来说,具有较大的吸引力。同时,对于吸引优质项目,也会有一定的优势。当然,本质上来说,不断积累起更大的用户规模,是交-易所一切运营策略的最终目标,而不是手段。


总结:这样一分析之后,我们大概能看出一些门道了,即交易所,尤其一线交易所的竞争,你会发现,其实就主要集中在两个点上:拿牌照、打造“赚钱效应”。

就这两件事,你再一仔细想,其实贴合了金融的两个本质:特许经营和交易。并且,在没有特别有影响力的牌照推出之前,围绕打造“赚钱效应”展开运营策略,将是交易所们的唯一竞争点。稍有懈怠,就将掉队。这不是耸人听闻,前有张健的Fcoin旱地拔葱、后有抹茶的异军突起。这些都是深谙“赚钱效应”之道的玩家,虽然最后没有保持住优势,但是并不妨碍我们作为依据来佐证。

保持“赚钱效应”可以是护城河吗?显然这不能说是护城河,而是保持优势的持续性动作。因此,客观而言,在没有特别有影响力的牌照推出的情况下,币安、火币等目前的一线交-易所,并没有特别有说服力的护城河,后进者依然有机会进来喝汤吃肉。

比如ZT这样的后进交-易所,本身已经上线一年多,注册用户突破150万。在系统安全、交易体验、以及24小时客服响应上已经打磨的比较完善了,后期全力发力打造平台“赚钱效应”,持续为用户推出优质项目,将更快得到发展。之前跟ZT的联合创始人沟通,也透露出了后续相关的计划,值得期待。

最后,我们还可以畅想一下如果作为交-易所的新玩家,应该怎么突破?在心里默念一万遍“赚钱效应”,可能会有答案。我给一个答案:项目。一个项目救活一个所,十个项目带火一个所。所以,竞争到后面,对于优质项目的挖掘、孵化、把控,才是核心。这一点上,资源和创始人格局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本文来源:话夏看市 查看全部
1565664747497279.jpg


一线交易所的竞争,主要集中在两个点上:拿牌照、打造“赚钱效应”。




如果问你,目前加密资产领域,市场最大的需求是什么?

毫无疑问,是“交易”。这不接受任何反驳。既然交-易是最大的需求,是刚需,也是所有市场活力的起点和终点。

那么,“交易所”在这个领域,就成了兵家必争之地。但凡有点野心的,不参与下交-易所这档子事儿,就不好意思出来摆谱。

同样的,在2017年,2018年,都出现了一夜之间冒出无数家交易所的情况,千所大战,盛况空间。每隔一段时间,市场的从业者都会突然反省:原来交-易所还是最赚钱的行当,做交-易所也不是不能成,然后开“干”。

行情,尤其熊市的行情,是验金石,可以检测出人心人性,也能检测出团队的格局和战斗力。同样的,在牛市的时候,说的再好都没用,都赚钱都有钱的时候,谁都不屑于当个坏人;只有在熊市的时候,你看他骂不骂娘才能去评价一个人和团队的秉性。

之前,我约了几个行业里的好朋友头脑风暴,其中一位朋友的话,我记忆深刻,他认为做交易所,任何时候都是一件正确的事情。这位朋友现在沉迷于瑜伽,佛家,这计划可谓是顿悟之后的肺腑之言。那么,沿着这个话,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既然交-易所这么重要:那交易所这个事,能不能建立护城河呢?

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在于,有的领域,你发现其实是很难建立护城河的,这跟行业本身的特性有巨大的关系,不是努不努力的问题。那这样的领域,做起来就会很累,很没安全感,即便你有幸把头部的竞争对手干掉了,你也会时刻提防着自己哪天突然被别的对手干掉。

为了更好的分析这个问题,我把事物再聚焦一点,变成:币安、火币,有没有护城河?我申明一下:这两家企业,都是我个人很认可的企业,将其作为分析对象,纯粹是因为他们跻身一线,作为分析对象会更具象,更好理解。

分析一个企业的护城河,我采用了世界顶级评级机构晨星公司的一个框架来展开。在这个框架里,晨星把无形资产、转换成本、网络效应、成本优势、规模效应作为护城河的五个表现,可以作为我们理解商业护城河的重要参考。

下面,我就将根据这五个表现,来系统的分析加密资产交易所这个领域是如何运行的。


一、无形资产

无形资产的护城河表现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政府授权、专利技术、品牌。这三个主要的点,在外在表现上虽然大不相同,但在最终呈现的效果上,都体现为:让自身在市场上拥有与众不同的地位。

1、政府授权。简单来说,最普遍的体现就是“牌照”,或者特许经营。比如能源、银行、电信等行业很常见。那么,在加密资产交-易所这块,我们看到币安和火币都不约而同在往这个方向努力。从目前可查证的信息来看,币安获得了泽西、新加坡、乌干达 (美国)牌照;火币拿到了美(地区)、日、韩三国牌照。而后进者里,ZT在牌照布局上走的也很快,目前已经取得欧盟成员国爱沙尼亚以及马来西亚牌照。当然,ZG这块最重要的牌照,至今没有推出,也就没人拿到,但可以想见的是,这将是大玩家必将争取的最重要的一块牌照。

在加密资产交-易所领域,虽然去中心化交-易所炒的火热,但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里,随着各国监管的加码,牌照将成为越来越重要的竞争性优势。

2、品牌。上周末,有一位做交-易所的朋友找我聊天,咨询我在运营和市场方面的一些建议。实话说,我没有做过交-易所,在实际的运营方面可能给不了很落地可执行的建议。但是我问了他一个问题:你认为用户对于交-易所,最看重的是什么?他的回答是:体验流畅、24小时客服响应、安全。

很显然,这并不符合我作为一个加密资产投资者的诉求。我的答案:赚钱效应。这个问题跟品牌怎么联系起来呢?品牌,是我们要给用户传达的一个灵魂,说人话,就是你得给自己贴一个具有竞争优势的“标签”。

你区别于竞争对手的亮点。而这个标签肯定不是随便贴的,一定是和这个行业的本质密切相关,才能最终达成建立竞争优势的目的。比如,加密资产交-易所,你不能像奢侈品一样,给自己贴一个“纯手工打造”的高级标签,你也不能像潮牌一样给自己贴一个“时尚前卫”的标签。

加密资产交易所,对于注册用户来说,本质是交易获利,那么“赚钱效应”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诸如安全、体验等体感方面的东西。那怎么体现出“赚钱效应”呢?

我们来看看币安和火币的做法。首先,是自家的平台币,以今年为例,BNB从4.12美金,涨到了最高点的39.59美金,涨幅860%;HT则从1美金,涨到了5美金,涨幅400%。其次,是通过新增加密资产,创造出不间断的赚钱套利机会。最明显的方式就是不断推出IE0。

在币安打响IE0第一枪之后,一时间,不管大所小所,一窝蜂全部扎堆搞了IE0,短暂的盛况差点以为IC0又活了。然而,也正如之前的判断,IE0最后只会是头部交-易所玩家的游戏,正如现在一样,投资者在踩过几次坑之后,最后也只对大所的IEO还有参与的动力。

IE0本身背后体现的是交-易所对于优质项目的吸引力、孵化能力、把控能力、资金实力、资源整合能力。换句话说,最终IE0“这盘菜”端到用户面前的时候,好不好吃,就是能不能让更多的用户赚到钱,或者说看到可以赚到钱的机会。

1565664747758563.jpg


所以,你看到很多小所的IE0,上来就是高点,然后一蹶不振,或者就是没流通盘,玩单机自己拉着玩,真实的二级市场用户根本没有赚钱的可能性。

对比起来,币安、火币的IE0从最开始的拼手速+运气,规则都变成了申购之后抽签决定;此外,上线之后,除了几倍的绝对打新涨幅之外,在回调一段时间后,都会有二次拉升的表现。

于此同时,在时不时的时候,还会出现类似股市里次新股板块的板块集体拉升行情。而这些,最终体现出来,给用户的潜台词就是:来我这里玩吧,我这里你有机会赚到钱。久而久之,“具有赚钱效应”这个品牌就深入人心了。

我们举个最极端的例子来说明“赚钱效应”的重要性——抹茶我们都知道,最近一段时间,抹茶这个交易所像一个网红一样,不断刷新自己在行业内的知名度。从势头上来说,俨然已经跻身二线,冲击一线交-易所的架势。抹茶这半年的大跃升,我们可以简单概括为几个大步骤:抢跑优质币、上线模式币、拉升平台币。

抢跑优质币的鼻祖应该是币系,只是后面没坚持下去。在抢跑优质币这件事上,抹茶发扬光大了,从最开始TT、IRIS、NEW、FET,到后面的波卡期货。而且,最后人们发现,在上面不仅可以早早买到一些不错的币,甚至最后发现有些币的最高价就是在抢跑阶段抹茶上出现的。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

上线模式币,最知名的,大概就是VDS了,而后上的FDS、HDS等已经算是锦上添花。模式币,赤裸裸的就透露出金钱的味道,而且,的确,早期从抹茶上参与模式币的人,也都赚到钱了。以致于后面给人一个潜在的印象:抹茶上的,是不是都带模式,能赚钱啊。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

拉升平台币MX。这个拉升并不是说是抹茶自己拉的,别误会。但是,抹茶从低点起来,涨了100倍+,这不管是哪股“神秘力量”所为,最终都给用户一个声音,买抹茶能赚钱,抹茶哪里买?当然只能去抹茶啊。这是“赚钱效应”的体现。这几个组合拳打完之后,“上抹茶”变成了项目方的一个利好了。所以,你会发现,不管是准一线,还是说成功突围正在进军一线的交-易所玩家,几乎不约而同将自己的品牌标签往“赚钱效应”上靠。

3、专利技术。加密资产交-易所这个领域,不能说没有技术,但是一定不是技术驱动的。所以,专利技术不是竞争的要点。


二、转换成本

转换成本,就是我们更换一种产品或服务时所付出的成本。这种成本不仅仅体现在金钱上,还可能是时间、精力、劳动量的成本。比如说银行,是典型的具有转换成本护城河的行业。我们的工资卡如果绑定一种银行的话,基本上所有的业务,支付宝、微信、淘宝、券商的业务也都绑定在这一个银行卡上。即使其他的银行给出更优惠的条件,我们基本上也不会选择更换成另一家银行的服务,因为我们需要为此做的工作实在是太多了。比如高铁,当你采用一套高铁技术标准之后,你可能很多的保养维护配套设施、建造方案、电子和动力控制系统等都要配套。这个时候,你要换一套技术标准成本非常高。那交-易所存在这样的转换成本吗?答案是:几乎没有。我可以在币安开账户,也可以在火币开账户,我可以在任何一个交-易所开账户,并没有哪个交-易所能限制这一点。同样的,我的资产可以在这些平台之间转移。所以,寄希望于通过拉升用户的转换成本来建立护城河,在交-易所这个行当行不通。


三、网络效应

网络效应护城河就是随着用户人数的增加,他们的产品或服务的价值也在提高。比如说,腾讯的社交产品微信,由于你的同事、亲人、朋友、合作伙伴等等都在用微信相互协作和沟通。这个即便再出现一个比微信更好用的产品,但你的这些社会关系不去用,你依然不会选择它。那么,我们问一句话,随着用户数的提升,交-易所的产品或服务的价值有得到提高吗?似乎有那么一点,但是不强。你不会因为你的同事、朋友都用币安,而离不开币安。但是,可能会因为他们都在用币安,在同等条件下,更信赖币安。所以,寄希望于通过创造网络效应来建立护城河,也不是一个好的方向。


四、成本优势

这种护城河常见于生产标准化产品的行业,其产品的可替代性较强。成本优势护城河主要来自四个方面,先进的流程优势、优越的地理位置、与众不同的资源和规模效应。交-易所这个领域,主要的成本支出包括人工成本、办公设备成本、服务器成本、宣发成本、风控成本等。而这些成本支出当中,很难有特殊方法可以建立起巨大的优势。并且,比起利润,这些成本所占的比例本身比较小,不具有大幅压缩的空间。


五、规模优势

放到交-易所这个行业,规模优势带来的最大好处在于,提升了交易深度。这对于大户交-易者来说,具有较大的吸引力。同时,对于吸引优质项目,也会有一定的优势。当然,本质上来说,不断积累起更大的用户规模,是交-易所一切运营策略的最终目标,而不是手段。


总结:这样一分析之后,我们大概能看出一些门道了,即交易所,尤其一线交易所的竞争,你会发现,其实就主要集中在两个点上:拿牌照、打造“赚钱效应”。

就这两件事,你再一仔细想,其实贴合了金融的两个本质:特许经营和交易。并且,在没有特别有影响力的牌照推出之前,围绕打造“赚钱效应”展开运营策略,将是交易所们的唯一竞争点。稍有懈怠,就将掉队。这不是耸人听闻,前有张健的Fcoin旱地拔葱、后有抹茶的异军突起。这些都是深谙“赚钱效应”之道的玩家,虽然最后没有保持住优势,但是并不妨碍我们作为依据来佐证。

保持“赚钱效应”可以是护城河吗?显然这不能说是护城河,而是保持优势的持续性动作。因此,客观而言,在没有特别有影响力的牌照推出的情况下,币安、火币等目前的一线交-易所,并没有特别有说服力的护城河,后进者依然有机会进来喝汤吃肉。

比如ZT这样的后进交-易所,本身已经上线一年多,注册用户突破150万。在系统安全、交易体验、以及24小时客服响应上已经打磨的比较完善了,后期全力发力打造平台“赚钱效应”,持续为用户推出优质项目,将更快得到发展。之前跟ZT的联合创始人沟通,也透露出了后续相关的计划,值得期待。

最后,我们还可以畅想一下如果作为交-易所的新玩家,应该怎么突破?在心里默念一万遍“赚钱效应”,可能会有答案。我给一个答案:项目。一个项目救活一个所,十个项目带火一个所。所以,竞争到后面,对于优质项目的挖掘、孵化、把控,才是核心。这一点上,资源和创始人格局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本文来源:话夏看市